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百里骨科】守夜(深夜福利)

这个玄策可爱的窒息

海天一白:

Warning:


·王者背景


·百里守约X百里玄策:《霸道哥哥爱上我》《长城一夜我与哥哥竟然……》


·和 @星尘砂 太太的约文,她写年下我写年上,大家快去催她。


·感谢 @公子甜白°  的校对









  长城地处西疆,以长城为隔,往西便是大漠,往东便是关内,一城之隔,气候、风土皆有不同。常常出现长城内风雨交加,而长城外还是大旱的情景。一到夏季,这种奇特的气候现象就更加明显,而潜伏在沙漠里的魔种,为了求水源,一到夜里就蠢蠢欲动起来,胆大者,竟然能攀附城墙,侵入关内。


  


  为了能够将魔种彻底困在大漠之中,木兰将军集结了长城守卫小队,每两人轮值一晚守夜,随时通报情况,如遇魔种,就地斩杀。


  


  篝火燃烧着,时而木头被烧得断裂,噼噼啪啪爆出火星,映在玄策深红的眸子里,如一簇从深处点燃的鬼火。玄策听见了城墙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潜伏在暗处的黑影在壕沟不远处游荡。


  


  玄策冷笑了一声,摘下腰间的锁镰,蓄势待发。


  


  忽然头顶黑压压的乌云飘了过来,一声天公怒喝,云层里白光频闪,紧接着大地都是一阵颤动。玄策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耳朵尖立,面对魔物都毫无畏惧的双眼里竟然平白无故生出一股恐惧。


  


  玄策无措地后退,手里的锁镰被丢下,两只手捂上了头顶的耳朵。


  


  “别过来,哥……哥……你去哪儿了?”玄策靠在墙根,恨不得将自己团成一个球。


  


  一道闪电劈过天空,雷声滚滚,大雨倾盆,几乎是同一时间,长城军中爆出一声响箭。


  


  魔种攻城!


  


  “玄策将军,魔种来了!”长城军严阵以待,可是他们的将军却满脸惊惧之色,随着雷声不住地打抖。


  


  “哥哥为什么没有来?”平日里纵横沙场无敌的百里玄策,此时却像个大雨中流浪的孤儿一般无助,最终不住地念着百里守约的名字,“呜……”


  


  长城军出来一个百夫长,抓住一个平日里跑得快的:“去请木兰将军!”


  


  “是!”另一名军士出列,向着城下跑去。


  


  忽然高空中一黑影越出,砸在军士身上,瞬间军士就被撕成了碎片。


  


  “魔种上来了!”百夫长大吼,“保护长城!”


  


  顿时刀枪剑戟齐齐上阵,而魔种也很聪明,先退了两步,在空中嗅了嗅气息,对准了百里玄策的方向,一跃而出。


  


  魔种是嗅着恐惧的味道出击的。


  


  他们聪明而狡猾,永远知道一个包围圈之中,哪一处才是最薄弱的突击点。


  


  面对着空中扑过来的魔种,玄策瞳孔骤缩,然而身体却动弹不得。


  


  一道白色的影子冲了过来,一脚踏在魔种的头上,凌空翻越,三颗子弹从长枪中弹射而出,两发钉进魔兽双眼,一发锲进额心,魔种哼都没哼一声,就倒毙而亡。


  


  白色影子轻巧地落在地上,如守猎已久的豹子,一进一退都举重若轻,一攻一守游刃有余。


  


  “守约将军!”百夫长惊喜大叫。


  


  百里守约回身,看都不看再射一枪,刚从另一个方向趁着夜色攀上城墙的魔种嘶叫一声掉下城墙,被城下的护城犬牙戳了个对穿。


  


  “别怕,哥哥在这儿。”温柔的大手插进红色的头发中,百里守约将弟弟抱在怀里。


  


  百里玄策双腿双手都紧紧盘在守约的身上,几乎让他呼吸不畅。


  


  “打雷了,下雨了,村民们都死了,他们都被吃掉了,哥哥你去哪儿了……呜……”玄策的泪水和雨水混成了一片,守约隔着两层衣物,都能感觉到玄策不住颤抖的身体。


  


  百里守约与玄策同是红色的眸子陡然一沉,如一颗鸽子血宝石一般沉浸着嗜血的色彩。


  


  当年战乱中,两人流离失散,守约只隐隐听说过玄策过得艰难,再细问下去对方却摆出了戒备的姿态,让他分外伤心,而今天听来,恐怕比他想象的更加糟糕。


  


  想到这里,守约就恨不得能一人将这些魔物疯狂斩杀。


  


  魔物在城下围绕着伙伴的尸体,忽然齐齐仰头鸣叫,一头比它们都更加巨大,更加雄壮的魔物,像一头黑熊一般,从远处慢慢走过来,所有的护城设施在它脚下形同废墟。


  


  一声无法形容的嘶嚎声从怪物的口中冒出,长城军都忍不住捂起了耳朵。


  


  玄策听到这个声音的反应更加激烈,他开始尖叫,控制不住地大喊,全身抖如筛糠。


  


  “玄策!!”守约大喊,但是他的声音在玄策的耳里有如蚊蚋。


  


  一道蓝白的光从城墙上激射而出,披荆斩棘一般斩碎了雷雨,直朝着城下魔种。


  


  铠提着重刀,声音沉沉:“守约,你去照顾玄策,长城交给我。”


  


  守约抱起玄策,离开战场,他没有回头,甚至不担心背后有忽然跃出的魔种偷袭,因为铠足以应付一切。


  


  守约踹开门,将玄策放在床榻上,剥去他湿透的衣服,除去裤子,一直到少年赤身裸体地展现在他面前,交错的疤痕让少年的身体如被破坏的玉璧令见者心痛,更不要提守约还是玄策的亲哥哥。


  


  他想起当年铠刚刚来到长城时,提起在关外遇见一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少年,嘴里喊着哥哥,他知道那一定是玄策,他疯狂地闯出关去寻找,在一处倒塌的小木屋的角落里找到双唇干裂,全身上下都被抓挠出血痕,几乎毫无意识的玄策。


  


  “哥哥来了。”守约说,他未曾想这四个字就将玄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守约也除去了自己湿哒哒的衣物,将玄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唱起从他还是襁褓幼儿时就喜欢听的歌。


  


  温柔的小调带着神奇的催眠魔力,终于安抚住了惊惧交加的玄策。


  


  玄策紧绷的身体陡然一松,双眼重新聚焦,看着眼前唯一的亲人,委屈涌上心头:“你去哪儿了?你又丢下我一个人!”


  


  守约这才想起给在小厨房给弟弟专门做的点心,恐怕早就被雨给淋湿了,他伸手去翻自己的衣服,玄策却一骨碌从床上下来,将他扑倒在地上,双腿岔开压在他身上,恶狠狠地瞪着他:“不许走!”


  


  “我去给你拿你最喜欢吃的点心。”守约无奈,“上床上去。”


  


  “不。”玄策就是不让。


  


  守约望着不听话的弟弟,眯起眼睛,腰一动,掌一翻,反将人扣在地上,大掌将弟弟的手腕握在一起,另一手拍了一下臀部:“听话。”


  


  【这是一发百里守约的小甜点】




【END】


PS:第一次写骨科文,不知道人物拿捏的对不对,请给我评论!



评论
热度(158)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