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备香安】灼眼

*四月左右写完手稿,一直懒得打字,今天终于打完……
*看清tag再往下滑。
前期是备→←香
中期是备←香←安
后期是备→香→安
*打刘备的tag打的真是不太好意思……致歉

0
“我可以,拥抱你吗?”
1
“对不起。”
刘备垂着头,话说的很轻,被风吹的七零八落,剩一缕飘进她耳里。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中间,像一层薄纱,将他们彻底隔离。
不知过了多久,燥热的风拂起她耳后的发丝时,孙尚香弯起眼笑了笑,
“没事啊,我们结婚的初衷不就是利益么,既是从利益出发,结局如何我不会在意。”
“…”刘备惊讶地微抬眼,没想到孙尚香会——说出他一直以来所想的。本出于绅士礼仪,他要一个人担起他们离婚的所有责任,不过这样也罢。
他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姑娘,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闹着要嫁与刘备的小女孩子了。短短的麻花辫已及腰垂落,软底鞋被高跟靴取代。还有,从前眸里比阳光更加温暖的笑意,也浸入一汪冰冷而深沉的潭水。是了一切都在变。爱情由最开始甜蜜的糖果,渐渐从内部腐朽。因此,很少人抵得过七年之痒。
啊,幸福这层糖纸,不早就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刻 被剥落了么。
刘备闭了闭眼,弯下腰对孙尚香父母庄重地鞠躬,挽上身边的新欢。
2
酒吧弥漫着淫麋的气味,灯光扫过醉生梦死的人们的脸颊,形神各异。
但孙尚香总能顺着那股柠檬和栀子花混在一起的香水味,找到因身高被淹没在人群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安琪拉,她的,情儿。
安琪拉一如既往地端着一杯鸡尾酒靠在圆桌旁,本就比孙尚香矮十几厘米,又把头低着。孙尚香便看不清她的表情。
“怎么啦。又和刘备吵架了?”她还未开口,安琪拉就抬起头。
她愣了一愣,抱住安琪拉,将脸埋在安琪拉肩上,“没有,我们离婚了。”
她看不见安琪拉冰凉的眼神,自顾自地继续说:“你会陪我的吧。”

她们从酒吧正厅一路吻到洗手间,孙尚香随手拉开一方隔间的门,拽着安琪拉进去。草草扯开两人的衣服,她放下马桶盖,将安琪拉摁在上面。
“破我的处吧。”安琪拉在她俯下身,亲吻她垂下的发。

“我爱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安琪拉累极,对孙尚香张开双臂。孙尚香恍惚了一下。
她想,今晚过后,就安安心心和安琪拉过日子吧,她会努力爱上安琪拉的。
3
她记得自己那时也这样对刘备说。
「抱抱我吧,以后…可能见不到了。」
4
她站在路边给安琪拉拦车。
车水马龙,人群喧闹,孙尚香瞥了眼她。在昏黄灯光下灼眼的发色也披上一层暖意,把她的棱角也磨平了许多。可惜安琪拉站在她身后,望见的却是她锋利的侧脸。
好像也一直是这样,安琪拉站在孙尚香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她回头时会很完美很吃力地对她笑。
笑啊笑,越笑越依赖。
正当她看着二人黏在一起的影子时,安琪拉忽然抬头笑道:“香香,送我回家可以吗?”
“嗯,好。”

孙尚香望着车窗外,夜空上只有零碎的星星作点缀,车子再往前行驶了一会,便一颗星星也看不见。
“尚香,你放下他了吗。”安琪拉兀自问道。车内竟有些回音,显得愈发冷清。
孙尚香毫不犹豫,“早放下了。”
“…”她背对安琪拉,永远看不见安琪拉满眼令人生畏的心灰。“我还没说呢,他是谁。”
她的声音异常平静,还带了些轻松,孙尚香听着蹙了眉,最终没转头。

车终于停了。
安琪拉轻巧缓慢地踏出车厢,跑出几步便停下。“等等。”孙尚香也不知道要等什么。然后她看见安琪拉歪着头对她笑,挥挥手,口型是在说:

再见,孙尚香。
5
她被撞飞的那一刻,孙尚香却想起初见她时,她是不是也这样歪着头。
不过那笑容里多了一份腼腆,小脸也红红的,
「你好呀,孙尚香.」
6
“你这么凶,长大会没人娶的。”少年揉着发红的额头。
女孩双手叉着腰,做出一副小恶魔的模样,“哼!本小姐干嘛非要嫁人?”
少年瞥了她一眼,“想什么呢,不嫁人怎么生孩子啊。”
“我不生便是。”
“好啦好啦,”他腾出一只手摸孙尚香的头,“大不了我娶你嘛,咱凑合过一辈子。”
孙尚香瞪着杏眸,小脸红扑扑,“此话当真?”
“当真。”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
孙尚香念着的,始终是那句“一辈子”。
2
那个少年叫刘备。
他念着的,却是“凑合”。
3
孙尚香亲眼看安琪拉死在她面前。
她如烈焰般的发飘扬在空中,刺眼得很。那一瞬间,安琪拉几乎是嘶吼出的:“孙尚香,千万别放弃活着!”
活着……吗?
她恍恍惚惚的走到安琪拉尸体前。指尖颤抖着拾起破碎的眼镜。

本来安琪拉能取代刘备,一直陪着她的。

她有种异样的平静,蹲着看了那滩血好久。
真是的,她想,比安琪拉的发色还灼眼。
4
第二天她去找了刘备。
“你还记得吗,当初说的一辈子。”孙尚香闭上眼,面色苍白。
“……”刘备愣住。

“不是来逼你兑现承诺的。就在昨晚,我彻底放下你了。
“还有更多的事值得我去流泪,……”说到这,她喘了会气。

“因为安琪拉死了……。她死前特别直白地说爱我,叫我活下去。
“她大概是知道我没那么轻易放下你,她死后我便看到了她看到的,我的未来。
“那个未来里你会儿女绕膝,你的幸福成了我自杀的理由。
“所以她…用她的死逼我死心,也让我一辈子活在内疚里。
“彻底——忘不了她。
“她大概在叫我活下去的一瞬间就已经不爱我了。”
孙尚香笑了,靠着墙慢慢滑下去,最后坐到地上。
“我才不会如她所愿呢。所以你得活下去,替我照顾我的家人。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好吗?”
5
据说人死前会想起一些对自己极为重要的事。她想起的,并非儿时刘备给她的承诺,而是第一次遇见安琪拉的时候。
灿烂星河为陪衬,那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子眼里,盛满星星——“请问,你可以收留我吗?”
她心念一动,“好,我叫孙尚香,记住哦。”
安琪拉歪着头笑了,甜甜的唤她:“你好呀,孙尚香。”
6
她的表情很安详,看不见刘备跪在她面前,泪流满面的失态样子。
刘备想,她身后的那滩血,怎么那么灼眼。
眼泪都出来了。

END

评论(6)
热度(19)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