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香乔】暗香涌

*搭配BGM「孙尚香」歌手乐正绫/洛天依 食用效果更佳。


0
只得再挥刀,断念、断情、断前朝旧梦。
1
“我问你最后一遍,嫁不嫁?”

孙尚香扬着下巴,即便是跪在地上也不失傲气,“不.嫁!”她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男人扬起木板就往她背上招呼,孙尚香咬牙忍住即将决堤的生理泪水。她觉得父亲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委屈,但她绝不会在这种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一分一秒犹如渡年。伴随着一声闷响,孙尚香额头磕地倒了下去。

意识全失的前一秒,她听到一旁家奴惊惶的叫喊:

“小姐!小姐——”
2
“嘶…”
孙尚香扶着太阳穴坐起来,立刻感到的是背上的一阵阵疼痛。她四周看了看,沉下心。

这儿是家里的后院。她在角落醒来,身上的伤还没上药。

她蹙了眉,良久望着那扇通往大厅的门,觉得一定不能敲门,否则肯定有家奴告诉她:小姐请回去吧。老爷说让你在后院好好考虑。而后会加强看管,她更是难逃出去了。
不过她才没那么傻呢,孙尚香轻哼了一声。可她又很想家里的软床和香气四溢的晚饭……孙尚香有些头痛。

有什么擦着她眼睫落下,孙尚香被惊到,垂眸一看,原来是片枯黄的落叶。她拾起来,握在手心里,攥紧至粉碎。

孙尚香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不管她父亲把她关在哪儿,只要有另一条通道,她一定能溜走。
孙尚香站起身,尽量放轻脚步走到后院尽头。她眯眼打量着只比她高不到一个头的墙壁。
她略低下头,看见砖块的凸起。
3
孙尚香翻墙落地的动作一气呵成,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背上的伤被这剧烈运动扯到了。

“呀!尚香?”
身着淡粉衣裙的少女执扇遮住小半张脸,杏眸里满是诧异。
孙尚香勉力笑了笑,“婉儿,我能先去你府上吗……”语罢她往墙上靠,表情隐忍。乔婉忙扶住她的肩,心中有一万个疑问,最后点头道:“好,你坚持会,我扶你去。”

乔婉有些费力地将孙尚香的手臂挂在自己肩上,于是孙尚香大半个身子都贴在她身上。她有些欲哭无泪,走了几步后无奈道:“尚香,别贴太紧,我迈不开腿。”
孙尚香伏在她耳边嘟囔:“好,好。婉儿你可快些吧。”似是故意将吐息扑洒在她耳畔,给她闹了个大红脸。
“别闹。”乔婉别过头,加快脚步。
4
“婉儿——痛痛痛!”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乔婉抱歉地对孙尚香笑笑。
孙尚香趴在床上,扭头瞥了眼依旧在走神的她,而后闭上眼调侃:“看得出来。”

一阵静寂后,乔婉果然忍不住问:“尚香,你这些伤是你父亲打的吗…?”
孙尚香点点头,没睁眼。
“为什么…啊?”
孙尚香顿了一下,“他要我嫁给刘备。”
“…”乔婉正给孙尚香抹药的手也一顿,而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抹,“那不挺好的吗。”
“好什么啊,当一个政治牺牲品很好吗?”孙尚香皱眉。
“不是,我是说,”乔婉的声音轻柔了些,“尚香不是好斗么,跟久了刘备,你便可领兵打仗了啊。”

乔婉总是记得,那时孙尚香仿佛是释然的勾起嘴角,道:“嗯,是啊。”
5
对不起……
因为这是都督的计策…所以——她乔婉,当助其一臂之力。
6
红妆盛宴,万家灯火如豆。
孙尚香闭着眼,听到乔婉软底鞋踏在地毯上微不可闻的声音,缓慢而坚定。
“尚香。”乔婉嘴角弯起一个柔软的弧度,甜甜的唤她。
孙尚香睁眼便见到那把摆在梳妆台上的木梳,随即垂眸,也笑起来,“婉儿,替我梳头吧。”

乔婉伸手拿梳妆台上的木梳,她今天没有扎俏皮的丸子头,而是尽数披散下来。拿梳子的时候二人正凑的很近,乔婉的发垂下来,她闻到乔婉发上令人心悸的香气。
她闭上眼,趁乔婉低头给她梳头发,扯出一抹苦涩的笑,稍纵即逝。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乔婉声音掺了蜜,像在讲一个童话。

“婉儿,爱情是千金也掷不到的。”孙尚香兀自讲着。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婉儿,无病无忧也无情。”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婉儿,我不会和他生孩子。”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婉儿,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乔婉无奈的叹息,“尚香,别闹了。”
而孙尚香很认真的转头看向她,道:“我从来没对你闹过。”然后一把按住乔婉的头,吻了上去。
7
只得离去,无执、无念、远缥缈旧梦。忘却舍离,断续睁眼,闭眼香涌。
8
乔婉记得有一个很爱她的人。
那个人有双充满灵气的杏眸,如瀑的青丝。那个人身上有好闻的栀子味,拥她入怀时会很有安全感,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那个人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可她骗了那个人。
不止一次。
甚至,为了夫君的利益,牺牲那个人。
一开始周瑜就知道孙尚香不会嫁,于是他叫孙尚香的父亲打她,再联合乔婉去劝她嫁与刘备。
所以当孙尚香等着乔婉先开口时,究竟是孙尚香在戏耍她,还是她在戏耍孙尚香?

乔婉闭上眼。
门外不知谁大喊的一声“新娘到——”尾音拖长到有些可笑。
但是很喜庆。
她再也没力气站着,靠墙慢慢滑坐在地上。
她仰着头,仍然控制不住眼泪的决堤,于是她放声大笑起来,她想象着若是孙尚香此时在自己身旁,一定会说:“婉儿,我最见不得你哭,笑笑好吗?”

不过笑了一两声就变成抽噎。

孙尚香明明知道的啊,女子不可能领兵打仗,可孙尚香就是听懂了她要孙尚香嫁给刘备的意思。
孙尚香那时一定有些绝望地想,既然她要我嫁,那便嫁吧。

这么爱她的人,她怎么就要错过了呢。

现在那个很爱她的人要走了。
而她也知道,再不会遇见一个如孙尚香一般爱她的人了。

她想起给孙尚香梳头时脑海突然浮现的一句话。
青丝越长,情思越长。
孙尚香有那么那么长的头发呢,她可不可以理解成,孙尚香特别特别思念、特别特别爱自己呢。
9
故园 暗香 浮涌.




*关于小乔给香香念梳头的祝福时,香香说的话:为了告诉乔婉,她孙尚香可以嫁给刘备,但她会用实际行动抗拒这段婚姻。我对历史上香香的理解也是这样的w

评论(13)
热度(33)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