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露蝉】我的一个舞姬朋友(上)

*文章名字是LOFTER看到一个太太的露蝉露文名,当时去搜了这首歌,然后写了一个独立的故事,不存在抄袭,放心食用√
*那位太太LOFTER叫@花园静马大人,有授权。
*严重ooc,貂蝉前期被我弱化了,后期会起来的。

0
【她是…】
【我的一个——舞姬朋友。】
1
高跟鞋踏在青石板上的声音格外刺耳,银发少女停在烟雨楼的门口。
她侧目望向身旁与自己发色相同的男子,轻轻叹气,道:“你尽是来这些地方,要不是父亲担心你一人在这脏地方出事,我才不会跟着你。”
“你大可回去。”银发男子挑了眉,语罢不顾少女再说什么,独自踏过烟雨楼门。

少女阖上眸,微不可闻的深呼吸,而后睁眼快步跟上男子。
2
露娜刚进到烟雨楼的大堂,便听得小二在戏台最前方谄媚道:“这便是本楼的镇楼之宝,那身姿,那神情,堪称绝世。”

而后那粉裙少女从幕布后款款而来。
说来也怪,一般的身着粉衣的女子,要么是小家碧玉,要么是俏皮可人,但她硬是穿出一种遗世独立的神秘。

露娜眯着眼,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
“她叫什么名字?”露娜招来小二,低声问道。
小二忙道:“她名貂蝉,是个舞姬。”
“知道了,你下去吧。”

台上貂蝉早已婉婉踏起小碎步,脚尖一点地,腾空转了一圈,宽大的水袖安稳触地,台下一众人屏息凝神,已然忘记鼓掌喝彩。

她一路倾身旋转,身轻如燕,整个人柔若无骨,从戏台最后方一路舞到戏台前面。过处带起轻微的、夹杂着暗香的风,翩若惊鸿。

露娜走到离戏台不远不近的位置,抬头正好能望进貂蝉的眸。
——她哪曾想,这一眼,便让她下半生,变为一个笑话。

在遇见貂蝉之前她未曾知会有这样一个人,眸里千万柔情,足以融化她早已冰封千里的一颗心。

在万里雪飘走过的人,倘若没有江南温婉的暖风拂过,便不会畏惧严寒。
3
“明是我要来这烟雨楼,你却带回一个舞姬。”铠冷哼一声,“她可进不得家门,你打算怎么办?”
露娜唇抿成一条直线,思索良久道:“我在外有一处小居所,蝉姑娘去那儿可愿意?”
貂蝉眉眼捎了笑意,好看极了,“露姑娘想什么便是什么,无需过问妾身。”
露娜无奈道:“只是那出居所许久未有人气,本是我——”

她突然打住的话令貂蝉侧目,耐心地等她说下去,在等的过程中细细打量露娜。
“没,只怕是要委屈蝉姑娘住在那地方,还得自己打扫。”露娜无视哥哥警告的眼神,仿若无事人道。
貂蝉蓦地笑起来,声如银铃:“妾身打小干过这种粗活,应付的来,不算委屈。还要多谢露姑娘愿意替妾身赎身呢……”
露娜忙推辞,道不用不用。
4
一晃便过去三年,期间露娜时不时来与貂蝉对酌谈心,在花前月下貂蝉也会舞给她看。只是露娜来的时间极不规律,貂蝉细细一想就知,是她怕别人发现自己。

貂蝉总是没来由想起这,心里一暖。

上一次露娜来时是八月,陪貂蝉过了她的生辰日,临走时告诉貂蝉:

“过三个月是我的成年礼……可能要明年才能来看你了,抱歉。”

那时露娜面色凝重,貂蝉轻咬下唇,恹恹地垂眸,“我总感觉你不会回来了。”
露娜全身一僵,并没有被貂蝉看出。而后她别了一朵红玫瑰在貂蝉发鬓,顺带抚了抚貂蝉的发顶,“我会的,相信我。”

“那…再见。”
“嗯,再见。”
5
十一月已到。
貂蝉最近逛集市的次数愈发多了,有时也不买东西,单是在长安街上游荡。
近日怎么总是下雨呢,扰了人的好心情。她轻叹了口气。

今日她又如往常撑着白色油纸伞走在街上,天生异常灵敏的鼻子闻到一丝血腥味。貂蝉没来由一慌,面上神色如常,顺着那血腥味走去。

马蹄声渐行渐近,貂蝉一转头便看见马儿像是发了疯般冲向自己,赶忙避到一边,然而还是被溅起的水蹭到,连带着一片刺鼻的灰。
她咳了两下,再去闻,空气中那丝血腥味便消失了。

貂蝉撑着伞,眸里盛满担忧,漫无目的地在长安街上游荡。
暗地里的人敛眉冷哼,心说也不过是一介舞姬,头脑简单只会魅惑人心,有什么可担心的。

注意到暗处那人走的毫不留情,貂蝉弯起嘴角。
她看似游街,实则在注意每一个角落,因为若她没记错,今日就是露娜的成年礼。

为了让那人彻底放下戒心,自己先前还特意买了把女孩子家喜欢的白折扇。

走过一处小巷时她满意的用折扇拍了拍手,啪地一声展开折扇,一边轻轻摇扇一边走进去。
她拿扇子遮住深巷中那人的脸庞,眉眼弯弯笑道:“这么狼狈,可真是去成年礼了?”
露娜擦了擦嘴角的血,扯出一个冷笑,“没骗你,我家族的成年礼就是要我和我的同胞……自相残杀,谁留到最后谁便是家族继承人。这次还是我哥哥,放走了我…”
6
貂蝉神情松动,把扇子塞给露娜,摸出一瓶药道:“我早猜到了,还好此行带了些药,我可背不动你。”
于是露娜便感觉一只纤纤素手熟稔地给她抹匀背上的药膏,她垂眸,低下头。

“好了,”貂蝉拍了拍手,“路上你便以扇遮脸,避人耳目。”
“…”露娜眸里少有的含了温情脉脉,一手松松地握着扇子,一手从貂蝉的鬓角一路抚到她的脸颊。
貂蝉蓦地睁大眸,耳根悄然附上一层薄红,“啊……”

她猛然转移目光,呼吸略微不稳,露娜注意到后轻笑出声。
她顿感没脸,倏地起身道:“走啦!休要再空度光阴了。”

貂蝉架起露娜,再撑开油纸伞,慢吞吞地移步。
她略一偏头便可看见露娜的侧脸,只觉无比安心。
7
露娜回来后,在她那一住便是一年半。
那段时间,是露娜此生最开心、无忧的时间。不用面对家族的勾心斗角,江湖上的你死我活。清晨时睁眼便是貂蝉笑靥如花的模样,和她清澈空灵的声音。

因为有露娜在家,貂蝉也不出去逛集市了,就在家陪着露娜。她翩翩起舞,露娜便凌厉耍剑;她对酒当歌,露娜便轻声应和。露娜会教她习武,蹲马步时温热的鼻息扑洒在她耳后,待貂蝉略有小成,真打算与露娜比试一番时,露娜应声后直接以脚往她脚裸横扫。她惊呼,一下子重心不稳,眼见就要倒下,露娜哈哈笑着,伸手揽住貂蝉的腰肢。

当时貂蝉就抱臂瞪露娜,还扬起下巴哼了一声,站稳后便不再看露娜。露娜见她生闷气的样子可爱极了,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嗯,很软诶。

貂蝉转头瞪露娜,露娜比貂蝉稍高一些,貂蝉只得仰头瞪人,又觉得这太没气势,单手扣住露娜的两颊,稍微施力,露娜的脸便成了一副可笑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貂蝉,露娜只得弯起眼讨饶,而貂蝉则一脸得意地叉腰,仰天大笑两声。

可能是这样安逸的日子过久了,让露娜差点忘记了……
她仍然是家族的继承人。

因为那一天,她哥哥同她演了一出戏。
炸死。

所以她哥哥能一走了之,她不能——
露娜,是要继承家族的人。
8
貂蝉是比露娜先醒的。
正当她想如往常般叫醒露娜,露娜的房间却空空如也。
被子叠地方方正正,衣柜也干干净净。
貂蝉一窒,毫不犹豫地翻遍长安街找她。一日无所作为,便找两日,两日不行,便三日。
就这样,她找了半个月。

今日又下起雨来。
貂蝉懒得拿伞,也没力气拿伞,一副淡漠样子出了门。眸中的伤心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半个月都等了,再等半个月又何妨。
她如是想着。

冰凉的雨水砸在她身上,砸的毫不留情。她低着头,觉得好痛,这种感觉好像当时她知道露娜离开她这一事实时候的感觉。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以往走的熟透了的长安街,仿佛长的无边无际,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貂蝉觉得好累啊。
那,休息一会吧。她靠在墙上,脱力般滑坐在地上,阖上眸。

明明雨声淅沥还在她耳旁继续,雨水却不再砸到她身上了。她睁眼,抬头望进一双银蓝的眸。
9
貂蝉站起来,表情茫然无措,似新生 婴儿一般,而那双剪水秋眸里的泪水却即将决堤。
露娜舒了口气,垂眸,将貂蝉拥入怀中。
“我回来啦。”
10
【你眼中有柔情千重,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TBC.

评论
热度(22)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