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露蝉】我的一个舞姬朋友(下)

*忘记说了,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前文戳主页。
——————————
0
【如果这样做……】
【你能死心。】
1
貂蝉坐在落满桃花瓣的阶梯上,双手抱膝发着呆。她今天难得穿了暗色,蓝紫相间。拖在地上的水袖爬着如叶纹的花边,明明是深色,却透明的仿佛一触即碎,像是个梦。

好多人从她身旁走过,无一例外的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银发少女跟在她母亲后面,看了眼貂蝉,对母亲道:“母亲,您先进去可以吗?”
女人瞥了她,“你别乱搞,快些进来。”

少女应道,随即蹲下身,用白嫩的小手在貂蝉面前晃了晃,清澈的声音入耳。
“小姐姐,你怎么啦,不进去吗?”
“我……进去过了。”貂蝉扯出一个浅笑,转瞬即逝。
“你不开心,”少女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好像哭了。”
“别哭呀,母亲说要笑才会有人爱呢。”说着,少女还笑了笑。

谁知下一秒貂蝉便倾身拥住少女,将脸埋在少女细弱的脖颈里,哽咽着笑出声,伴随低低的抽泣,“别动好吗……让我抱一会……”
少女有节奏地拍着貂蝉的背,像个小大人一般无声地给予貂蝉安慰,貂蝉哭的更凶了。

太像了。
和当年的露娜,太像了。
一样的在一众冷漠看客里给予自己关心,一样的不顾别人眼光安慰自己……
她们保持这个姿势将近三分钟,貂蝉终于放手,泪水已经干涸,不过眼眶还有些红。
她对少女暖暖地笑道:“我们进去吧。”少女回她一个无忧无虑的笑,俏皮地拍了拍她的头,“不哭啦!”
貂蝉眨了眨眼,“嗯。”
她起身与少女并肩踏上青石板铺成的台阶,仿佛看到当年露娜领她走出烟雨楼时,也是这样的画面。
不禁莞尔。

今天露娜一袭白衣如旧,不过换成了拖地裙,还点缀着些许银色的花,美极了。
对嘛,这就是出嫁女子该有的模样。
她款款落座,拿起酒壶便倒。
她看着这酒透明清澈,心知这是极烈的酒,却一饮而尽。瓷杯不大不小,但一口喝完还是有些吃力,于是漏出几滴顺着脖颈滑下,像是眼泪。

——“一拜天地。”
貂蝉恍惚听成一败涂地,往礼台上望去,才看见是露娜与新郎官在拜堂。
不过这倒也没说错,不是么。
她的确一败涂地。
——“二拜高堂。”
她模模糊糊想起露娜当初给她赎身后,铠说了一句:“她可进不得家门。”
然后她真的没进过露娜的家门。
不过一厢情愿罢了。
——“夫妻对拜。”
是了。
貂蝉再次满上一杯酒。
露娜从未说过爱她,也从未给过她承诺。全是她一人在说爱,一人在给露娜承诺,一声声是那么情真意切,现在看来倒像是悲恸可笑的独角戏。
她不得不承认,露娜只是动了念,她却动了情。

一杯酒尽她便再次满上,这样自饮自酙不知过了多久,以至于露娜和新郎官已经敬酒敬到她这一桌都不自知。露娜静默地站在她身后,一直到新郎官面带尴尬,才伸出手搭在貂蝉肩上。
貂蝉转头,一眼看出露娜神色带了几分冰冻。她也笑,笑着回头酙满酒,笑着仰头一饮而尽。
这笑里有几分凉薄,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次她喝的很慢,但她才不承认自己夹杂了私心,想多闻闻露娜身上令人安心的栀子味。
一杯酒下肚,貂蝉抱拳笑道:“祝二位白发齐眉,无病无忧,永结同心。”
2
貂蝉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切都回到当时。那时露娜撑着油纸伞挡在她上头,将她拥入怀。

貂蝉问:“你…爱我吗?你还会走吗?”

露娜说:“我爱你。”
露娜说:“需要的话随时回来,我一直在那等着你。”
露娜还说:“我不会离开你的,我爱你。”

貂蝉从未听过露娜如此情深义重地承诺,感动的想问在哪等着自己,然而刚伸手触碰到露娜,面前的人便犹如泡影一般迅速散去。
接着她自己的声音响起,重复了一遍露娜刚才说的话。
她心一冷。
这不是自己对露娜说的情话么。

然后她开始落泪,泪流满面时睁开眼,看见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和吊在空中的绳索。
她茫然地坐起身,四周望了望,发现自己身在一座长无边际的桥索上。
突然桥索开始晃荡,她摸上桥旁的锁链,可随着桥索的晃荡,锁链呈现断裂的趋势。
最后她尖叫着堕落,她听到自己撕心裂肺地哭喊露娜的名字,一遍一遍说着我爱你。
她看见自己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的模样,看见多年后自己尸骨被风化的模样。

貂蝉猛的睁开眼。
她剧烈地喘气,坐起来,手摸上酸痛无比的脖子,摸到一片冷汗。
随即她呢喃道:“没事了,只是个梦。”
她起身发现面前的瓷杯里还盛着酒,露娜站在她左侧。

“做噩梦了。”露娜盯着她。
她无所谓地笑笑:“是啊,吓死我了呢。”
露娜接着说:“我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梦到我了?”
貂蝉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冷下眸,“是啊,梦到你死了,你告诉我想听我说爱你。”
3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4
露娜回到硕大的家,若无其事地走到自己房门口。
她父亲拦下她,冷声道:“你该解释为何在新婚之夜陪着一个女子。看她喝酒比洞房花烛夜更吸引你?”
露娜沉默了一会,坦然看她父亲:“我不爱他,你知道。”
“可你也不能这样扫他脸面!”父亲的声音捎了怒气,“他毕竟是要做你夫君的人。”
“……”露娜不再想搭理父亲,正欲绕过父亲进房,父亲再次开口:“你干什么!新婚后难道不与夫君共处一室?!”

露娜偏头,面无表情:“是你逼我说实话的。”
“我不喜欢他,我爱的是昨晚我一直陪着的那个女子。
“但我不能将她卷入我的生活,她那么干净,我舍不得她被那么肮脏的我玷污。
“我曾与她生活过一年半,一开始只是想看看她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却没想到她已经爱上我。
“于是我开始时不时‘失踪’,‘失踪’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不要那么爱她,可我做不到。
“最后我就想,那干脆我结婚吧,我结婚了……或许她会死心。
“我猜对了。
“我从不奢求与她永远在一起,我只需要在暗处看着她过得幸福就行了。”
露娜坦然地说完,走入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貂蝉给她敬酒后还是一直在喝,她便撇下新郎官让他自己去敬酒,露娜则在貂蝉背后看着她。
一直看着她,看到貂蝉最终醉倒在桌上。
新郎官敬完一圈酒有点喘气,看见露娜还在盯貂蝉,便问:“你认识她?为什么一直看着她啊。”

露娜答——
5
【她是我的……】
【一个舞姬朋友。】

评论(6)
热度(23)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