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嘉瑞金】我喜欢讨厌的他和他【一发完】

我可能死了

婚纱:





端午快乐!


初入凹凸请多关照!


cp嘉金,瑞金,私心all金tag(°ー°〃)


婚纱只看了番没有看漫画,其他的了解全都源于同人,如果有什么太大的bug请忽视!


ooc,ooc,ooc,重说三


学院梗。私心让他们都高三,你们就当嘉九岁是跳级的吧q


私设:
格瑞是反应慢的那种人,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金以为对金的保护欲只是因为幼驯染。
嘉德罗斯一开始接近金只是因为好奇,后来发现自己喜欢金之后果断把人圈起来了。
金至始至终,只是喜欢格瑞,没有爱过。


格瑞第一视角
















1。


我叫格瑞,是个孤儿,父母留下的只有一套房和保险公司给的足够我长大的保险理赔金。我没有什么亲戚,也就没人和我争这遗产,否则以我当时的处境肯定是留不住的。


从我能记事起,我就有一个闹腾的邻居,好奇心很大的那种,鸡飞狗跳的事儿没少做;可也非常善良,路上遇到行乞总会把自己的零钱都捐出来。


很蠢,但我不讨厌他。他一家是院子里对我最好的了。如果碰到他遇到困难,我会顺手帮他。


他叫金。


金挺好看,金发蓝眼,说话时爱笑,这让我很难拒绝他的要求。


院子里的大人都挺好,我时常听到他们叮嘱自己的孩子不要欺负我,不过他们多虑了,我一直有在练格斗。


毕竟,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我不喜结缘,性子算是孤僻,所以院子里的小孩都很怕我,可金不。自从发现我不像外表那么冷漠,他就开始黏着我了。


“诶?因为格瑞很厉害啊!”


他顿住,歪头,还是熟悉的笑容。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璀璨耀眼。


或许,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你。




2。


初中,我和金在一个班。他在新的班级见到我之后似乎很开心,在众目睽睽之下扑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接住他,重心不稳地往后退了一步,赶忙揽着他的腰。


“最喜欢格瑞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变得很开心。




3。


天晴。上街时被金叫住了。


“格瑞格瑞,往上看!”


我抬头。金坐在树枝上,怀里还有只猫。他眯起眼,笑地有些心虚。


“我上来了!怎么样?”


“……下不来了?”


我看见他的笑容僵了僵,耷拉下嘴角,沮丧。


“可是我是因为这只猫,它似乎下——”


“明白了。”


我朝他伸出手。金又笑了起来,他朝我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将猫抱起,然后松开。


“你可接住啦——”


我稳稳接住这只猫。它似乎受到了惊吓,在我的手背上重重地抓了一道便跳开了,殷红慢慢从伤口渗出,凝成一滴,然后聚成一股,顺着指尖落下。


疼。


“格瑞你没事吧?!对对对不起!!”


树上的人惊慌起来,我便记起这儿还有个他。我装作不在意地将手背在裤腿上擦了擦,朝他张开双臂。


“没事,你跳吧。”


“真的吗……?”


金仍然有些犹疑,我能看见他湛蓝的眸子里盛满担心。于是我扯了扯嘴角,第一次尝试微笑。


“真的。”


他呆了一会儿,估计我笑起来不是很好看吧。我收起笑容,耐心地重复一遍。


“真的。”


他回过神,晃了晃,竟是不稳地从树上滑落,我上前跑了几步,没想接住,只是垫着他。


天旋地转。


肺部有些闷疼,不过他没有预想中那么重。我忍着手背上的痛推了推身上的金,让他起来,没想到他抓着我受伤的手看了好久,居然突然抱紧了我。


他伏在我肩上小幅度地颤抖着。我能感受到他在啜泣,因为我的肩膀渐渐被润湿了,于是我轻轻叹了口气,慢慢拍着他的背。


明明受伤的是我来着。


真是没办法啊。





4。


伤好了。


金很久没有和我说过话了。就算在路上遇见,他也会压下帽檐转身就跑。我去他家找他也会被拦在门外,被一脸歉意的秋告知金生病了,不方便见人。


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


你不是不怕我的吗?




5。


小雨。


金以前是和我一起走的。他负责带伞,所以我从不带伞,现在成了习惯,也就改不掉了。我不想跑,打算就这样径直走回去。


雨能让人清醒。


“不准你们欺负人!”


熟悉的声音。我纠结了一下,还是朝街角胡同走过去了。


保护你是我的习惯。


金挡在一个陌生的紫发男生前面,警惕地盯着他眼前的三个高中生。


笨蛋。你明明连打架都不会的。


我看到中间的那个男的捏了捏拳头朝金打了过去,于是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在他背上重重蹬了一脚,转身就跑。


我能听到背后的骂骂咧咧,他们来追我了。


不知道跑了多远,身后的呼吸越来越近,然后越来越远。我不由得回头,然后我停下脚步,转身。


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已经被揍到趴在地上了,愣是一声不吭。


我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弱小。我有练格斗,可练它只是为了防身,从不主动攻击。尽管如此,我还是冲上去了。


或许是因为猝不及防吧,他们竟是被我吓到了,给我的时间不多,我不假思索地压在金身上,抱紧他。


他在抖。


鞋尖踹人是真的很疼。不过好在,我护住他了。


远方传来警笛声。他们最后很用力地在我腰上踹了一脚,又骂骂咧咧地跑了。


我撑起身子,腰部传来撕裂般的疼,不过还在忍受范围内。我朝金伸手,想了想觉着不妥,于是半蹲下来。


“上来。”


语气不容置疑。我生气了。


身上压了个重量。金环着我的脖子,我托稳他,站起,缓缓朝家走。


“对不起。”


他小声。温热的呼吸吐纳在我的耳垂上,微痒。


“错哪了。”


我努力忍住回头看他的冲动,目不斜视。


“不该自不量力地去帮助别人……不考虑自身的力量……不该离你那么远……”


我的脚步顿了顿。


“可是我有提前报警的!格瑞,别生气啦……我也不是故意远离你的嘛,我就是怕你因为我再受伤——”


“笨蛋。”


我的语调软了下来。


“以后一起走。”


金大胆起来,恶作剧般地咬了咬我的脖子,闷声笑着。


“格瑞,你觉不觉得这好像英雄救美啊。”


终究和他生不起气啊。




6。


开始发狠地练习格斗。


以前是为了自己,现在是为了你。




7。


快中考了。


最近班里有个女生和金走的很近,我经常看到金和她有说有笑地一起进进出出。有点担心,因为潜意识里我觉得她不会是什么好人。


我的潜意识从来没有出错过。


想去提醒金,可别在这个关键时候谈恋爱啊。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8。


放学。


金带我去了家糖果店。


店里的装饰很精美,一盏橘黄的线灯垂在空中,晶莹剔透的糖果躺在架子上,一层层,如同泛着甜味儿浪花。


“格瑞,你喜欢什么味呀。”


我能看出来金在强忍着嘴馋,表情可爱的让我想笑。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我的话——荔枝吧?葡萄也不错——诶诶还有樱桃的呢!”


金流连在一个个架子上,将他说的每个味儿都试吃一遍,露出类似很幸福的表情。


我将这几个味儿买了两盒,在回家的路上每种都塞了一盒给他。


“给我的吗——?”


“买一送一,我吃不完。”


我撒了个谎。金没有多想,拆开颗荔枝糖塞进嘴里。


咬着糖的金也泛着一股荔枝味儿,清甜。他悄悄瞅了瞅我,我便假装没看见,等他含糊不清地开口。


“果然还是荔枝的最好吃啦——话说格瑞到底喜欢什么味儿啊?”


“荔枝。”


我想了想,回答他。




9。


今天那个和金走的很近的女生向我表白了,端着盒荔枝糖。


我终于明白了金最近的举动。


我礼貌地拒绝了她。


“别再利用金了。离他远点。”


她的脸色刷白。或许我不适合和女生说话。




10。


高中。和金仍在一所学校,可不在一个班了。


金似乎有些不开心。他不开口,我便不问。





11。


开学第二天。


金匆匆忙忙跑进我们班,给我塞了一盆多肉植物。


“不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啦——我给它起名叫矢量箭头,是我养了好久的——如果想我的话,你就看看它吧!”


我有些无语。明明放学还是一起回去,而且他一下课就喜欢往这儿蹿,我怎么会想他呢?


我这么想着,盯着矢量箭头发呆了一天。


小小的,很可爱。


很像他。




12。


第一次月考。


我不再是年级第一了。我眯起眼,看向在我之上的那个名字。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好厉害啊!居然能考过格瑞你呢!话说他转来我们班好像就是因为什么跳级来着——哎,当时在参瞌睡,没认真听……格瑞格瑞?”


金在我眼前挥了挥手。我走神了。


莫名地,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了几分厌恶。




13。


“我收回上回夸他的话!嘉德罗斯超级过分的!”


金忿忿不平地说着,踹了一脚路上的小石子。


“我和他打招呼他理都不理我,还喊我渣渣!考得好多了不起哦……还是格瑞你好!”


我攥紧了挎包的带子。




14。


我瞒着金去找了嘉德罗斯。


他似乎等了我很久了。他坐着,我站着,可是他的气势却分毫没低。


我还没开口,他撑着下巴先开口了。


“你就是格瑞?比一场吧?我看过你的答卷了,你根本没认真写——”


“对金态度好点。”


我打断他。他说的事情,我没有丝毫兴趣。


嘉德罗斯顿了顿,咧开嘴角,我能看出他眼里的玩味。


“对一个渣渣态度好些?你有这爱好我可没有。这样吧,你考过我,我就答应你。”


我想了想,点头。




15。


期中成绩出了。


我看着榜上第一名的位置,那里挤着两个名字。


平手。


“不错啊。”


嘉德罗斯走过我时拍了拍我的肩,我反手拽住他。


“都是满分的话——”


“算我输咯。我会遵守约定的。”


他蛮不在意地甩开我的手,转身,朝我扬了扬。


“我倒想看看那个渣渣哪里吸引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后悔。




16。


我盯着矢量箭头出神。


金很久没在下课来找过我了。我去找他,但在门口停下了。


他正对着嘉德罗斯比划着什么,笑得很开心。嘉德罗斯转着笔,似乎在回答金的话,眉眼里看不出半分上回金描述的不耐烦。


画面出奇的和谐。我所想的情况一件都没有发生。


忽地,嘉德罗斯看见了我,他突兀地抓住金正在比划的手。


金茫然无措,不过没有松开手。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问嘉德罗斯干什么。


嘉德罗斯没有回答,他笑起来,朝我丢了个挑衅的眼神。


这个牵手真的很刺眼。





17。


傍晚。回家路上。


“格瑞,以后我放学——能不能——不和你一起走啦……”


金笑得有些心虚,目光躲闪,我明白他是觉得愧疚。


“为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声音还能这么平静,甚至没有做出其他应有的表情。


“那个——嘉德罗斯约我以后放学打球啦!他让我不要和你说来着可是我不想骗你嘛,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我觉得嘉德罗斯其实——”


够了。


“你,喜欢他么。”


“……诶?当,当然不喜欢啦——”


但愿如此。


我的胸口有点闷,一抽一抽,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


“好。”


什么都没有。




18。


我又去找了嘉德罗斯,依旧是瞒着金。


“离金,远点。”


“口气挺大的嘛。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


嘉德罗斯还是一脸欠揍的表情。我没能忍着,出手了。


出乎意料的是,我输了。


“你听着——别自以为是地以为我是在拿金威胁你,我才不屑于干那种事。”


嘉德罗斯将抵在我额上的棍子移开,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丝毫不压制眼神里的杀意,语气是实打实的认真 。


“我喜欢金,男女的那种。你就别瞎操心了,有多远滚多远吧——”


“看在你对金那么重要的份上,我不杀你。”




19。


嘉德罗斯走了。


我没起来,五脏六腑都在抗议,或许我应该立即找个医院就医才对。可我没想这个问题,我的脑子里还是嘉德罗斯刚刚那句话。


我喜欢金,男女的那种。


……那我呢?


我,似乎,终于找到了我对金是什么感情。


可是好像已经晚了。




20。


金和嘉德罗斯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不知道。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道从小粘着我的金色阳光已经渐渐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敲了敲他家的门。金将门打开了。


他看见我,眸里染着诧异,更多的是欣喜,我突然就安下心。可当他开口时,我才发现我们之间仿佛已经有了一道鸿沟。生疏,客套,还带着几丝小心翼翼。


“抱歉抱歉——很久没有和格瑞说过话了嘛——每次想来找你的时候嘉德罗斯总会把我带偏,所以就拖了这么久,不过你也不要怪他啦,其实他不是那么蛮横不讲理的,你和他相处久了就会明白啦!”


我耐心地听他讲完,才知道我已经输了。


我曾天真地以为,只是他喜欢你。


“金。”


“——啊?”


“没什么。”


他又和我聊了几句,我全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努力模仿着以前的自己,让他看不出我现在有多难过。


在他笑着和我说晚安并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我的表演能力极强。


我将手掌摊开,荔枝糖已经化了。我静静地看了它一会儿,丢到路边。


或许你不会知道,曾经有个人这么深地爱过你,又那么轻地放开你。






评论
热度(544)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