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救赎[2]

*改了个文名儿
*前文戳主页
*我的天呐差点就陷在回忆杀里出不来,感觉这篇文写的非常离题
——————————————
【8】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韩信!”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一条眼缝,很快又闭上。
夹杂着怒火的高昂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缥缈虚幻。

下一秒他感觉到扑洒到自己耳廓上的温热气息,那人的声线里似有似无的笑意撩拨人心:“老师在看着你哦。”

……我靠,韩信骤然睁大眼睛,他立刻看向讲台——刘邦没骗他。

“韩信,起来回答这题。”
老师面色不善地拿教鞭敲了敲黑板。

他窘迫的站起身,盯着那道题,魂已经飞走了。这是他的小毛病,一紧张就走神,所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啊啊啊啊啊出糗了」

不过毕竟这是一节课里最难的题,他前半节课都在睡觉,看了题也不会做。

刘邦托腮看向他,趁老师看黑板的间隙,飞快地说出一句话,他愣了愣,照念了一遍。老师投来怪异的目光,韩信报以心虚的微笑。

被允许坐下后他戳了戳刘邦,压低声音:“看不出来呀,明明在老师眼里是个差生,怎么这么快就得出答案了。”

刘邦瞥他一眼,“上课睡觉,你以为你好到哪?”说着屁股往他那挪了挪,“你觉得我真什么都不懂啊,老子就是不想认真做题,我要认真起来早年级第一了。”

“诶?那为什么不认真呢,明明……”

刘邦还是托着腮,“以前答应了一个人,要陪他一起当混世大魔王。”

“你真中二。”韩信说。

“废话,都是六七岁的事了,那时候你不幼稚?”刘邦嗤笑。

韩信也学他托腮,“啊,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啊,真好。我十一岁那年出了车祸,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刘邦一窒,随即仿若没事人的样子嘲讽他:“你现在这么笨,可别是那时候把脑子撞坏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韩信翻了个白眼。

“我跟你讲,我小时候遇到过一小矮子,瘦瘦弱弱的,成绩也不好,和你特像。”刘邦没理他,兀自说着。

……

刘邦上小学不久后,总会带一些老师给他的小奖品回家,这时候他的母亲就会温柔的摸他的头发,说:“阿季又在学校得奖励啦?今晚想吃什么呢,妈妈都给你做。”

但其实他并不喜欢待在学校。除了老师给予他赞赏和奖励时,他都不快乐。大概是刘邦打小就被母亲过度宠溺,总缺个心眼儿吧,他说话总是特别直,想到什么说什么,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这让他在学校里把全班都得罪了一遍,除了某个不拘言笑的小矮子。

升到五年级,刘邦才发觉是因为什么得罪了同学。但是为时已晚,同学们对他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索性他也不去在意了。刘邦觉得这小矮子的处境大概和自己没什么区别,但他并不想和这小矮子「报团取暖」。

当然刘邦不是没试过靠近他,可总被那小矮子冷漠的神色吓到,最终是没有去搭话。

这想法在一节体育课后彻底消散。

身边的同学都在和伙伴加油打气,只有他和那个小矮子独自在做热身运动,为接下来的长跑做准备。
他们真蠢,还不如那个小矮子。刘邦从鼻腔里发出个不屑的音。

好巧不巧,刚还想着那小矮子,体育老师就念到他的名字:“刘邦——”紧接着老师又报出一个人的名字,“韩信——”

刘邦右脚稍微后迈,做出起跑的姿势。
他眨了眨眼。
9
他摁亮了手里的打火机,随即松手,如此反复了许久。
他在火焰里看到韩信的发色,看到大学时的燥热,看到火苗深处的一抹阴冷的蓝。
那像是在说着他和韩信危险的关系。

刘邦倏然把打火机扔下楼。


现在刘邦蹲在酒店的天台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他摸了摸裤带,没摸到打火机,最后只能干叼着烟发呆。

有什么擦着他的眼睫落下,他眨了眨眼,抬头一看。
哦,下雨了啊。
【10】
事情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站在刘邦一旁的小矮子晃了晃身子,他没在意,只是侧耳紧张地等待老师吹哨。

但他没等来老师吹哨,旁边的人就先撞在他身上。

雨越下越大,老师的声音透过雨幕模模糊糊地传来,大概是让他们赶快去屋檐底下。

他下意识接住韩信,而后摇了摇他的肩:“喂?你怎么啦?”

韩信勉强睁了眼,乌云闪电模糊地映入他眼里,有黑紫当铺色,有乳白当点缀,混缀着他自己的湛蓝。
刘邦便仿佛望进一片星辰大海中。

“抱歉……”韩信推开他,摇晃着站稳。或许是被刚刚那一眼蛊惑了心神,刘邦喊道:“你装什么装!不行了就不会说出来吗?”话音未落,他架起韩信的胳膊,韩信诧异地抬头看他,刘邦正好垂下头。

这次他看清楚韩信的小脸红彤彤的。

老师终于发现了他俩,跑来询问,刘邦边走边说是小矮子突然倒在他身上,老师随手摸上韩信的额头,一片滚烫。

“是发烧了呀,”老师把他俩安顿在屋檐下,“刘邦你先照顾一下他,老师去医务室给他拿点药来。”

刘邦点头后,老师便直接闯进雨里。他顺势扶着韩信坐到地上,刚坐下韩信的脑袋就靠到他胳膊,刘邦低头看,发现韩信紧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

发烧的话,头一定很晕吧。难得发善心的刘邦没推开韩信,任由他滴着水的头发软软地贴着自己,倒是放轻了呼吸声。

世界宛若陡然寂静下来,明明周围同学的嘴巴在动,雨还在下,雷也还在打,可刘邦听不见任何。

除了自己加速的心跳声,和韩信安稳的呼吸声。

TBC.

评论(3)
热度(10)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