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救赎[3]

*前文戳主页
*勤快地双更。我保证很快就会有黑帮戏份了,回忆到这差不多就要截止啦
————————————————
【11】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大二的韩信剧烈的喘息着,他紧紧的贴着身后的水泥墙,像是想钻入墙里逃走。
现在多晚了?宿舍门禁过了吗?他大脑乱糟糟的,就是不愿去面对什么。天很黑,死巷子里只有一盏散发着惨白光亮的灯,刘邦逆光扣着他的双手,把他压在墙上。
他看到刘邦的胸膛也在剧烈起伏,但刘邦的眸里似乎带着愤怒。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唇上的口水已经干掉之后,一开口,还是觉得刘邦的味道留在自己嘴里。
“你疯了……刘邦…”
他压低了声音,同时闭了眼。

很快他又睁开来。
一会儿后,刘邦放开了他。“我没有。”刘邦后退一步,这么笃定的说。

韩信还是站在原地,艰涩地告诉刘邦:“这是不被别人接受的……”

刘邦静默了一会,问他:“你刘大爷做事,什么时候在乎过杂碎们说的闲话了?”
就凭我为了你当差生这点。刘邦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他手抠着背后凹凸不平的墙面,抬眼看刘邦。大概是角度问题,刘邦退了一步后,光便照亮他一半的身子,连带着刘邦眸里的亮光。
韩信也看清楚了。

韩信上前一步,眼一闭,踮起脚尖搂上刘邦的脖子,再次激烈地接吻,如同不分胜负不休止一般。他吻着吻着睁开眼睛,看见刘邦眉目舒展眼角带笑,突然觉得他们本就该这样。

这像是一种默契,又不能说是默契,总之很难形容。

简单来说,就是他和刘邦要开始一段偷鸡摸狗的恋爱了。
12
那段恋爱说不上轰轰烈烈,但刺激感肯定是有的。所有小情侣干的事,比如撑同一把伞、在学院荒无人烟的角落接吻、一起过各种节日……他们都干过。

刘邦蹲的像个流浪汉。
嘴里还含着烟。

“一个人在这多孤独啊,不如我来陪陪你?”萧何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

刘邦两指夹住烟,往旁边一扔,“你手里拿着什么,我也要。”

“这个?”萧何晃了晃手里的铁罐子,“是啤酒啦,就一罐,你要就给你咯。”语罢马上扔过去。

刘邦果然没接住。
不过好在这罐啤酒比较坚强。

“今天这是怎么了,回头看一眼这么难吗……”
萧何踱步到他声旁坐下,不忘小声逼逼。

他侧头去看刘邦,刘邦少见的一言不发,盯着某处发呆,只在仰头喝酒的时候视线会转移。于是萧何识趣地安静下来。


刘邦和韩信的分手就像他们的恋爱,没有在雨里哭着告别,也没有三步一回头。
他们只是约定分手后送给对方一句话,那是个如现在一般平淡无奇的夜晚,星星很少,只有成片的云朵铺在黑紫色的夜空上,就连月亮也被遮的看不清。

让刘邦诧异的是,他们居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用手机百度一下。

首先是韩信,他清了清嗓子,用温柔清亮的少年音说,“愿你往后有烟有酒有姑娘,能吹…能闹能干架,此生纵情豁达——愿我今后能哭能笑能随性,敢爱敢恨敢追逐,此生干净明亮。而我们……岁岁年年生死不复…生死不复见。”

那时刘邦推了把韩信,笑他真矫情,矫情就算了还读的磕磕巴巴。

韩信马上就不服了:“我倒是看看你能百度出什么不矫情的!”

刘邦笑了笑,低音炮一下子砸的韩信有点懵,他听到一连串的单词通顺地从刘邦嘴里吐出,还说的相当富有感情。
“when every love comes to the end,if you look back,you will find,or fallen petals lie in profusion,but it's always beautiful.”

“你说啥?”韩信闷闷的开了罐啤酒。那是他最喜欢的牌子,两人恋爱后也成了刘邦最喜欢的牌子。
刘邦毫不在意地拿过韩信喝了一口的啤酒,和以前一样,毫不心虚。

“就知道你听不懂。”刘邦略带得意的说,“意思是「每段爱情走到尽头时,倒带回去,一路上或落英缤纷或倾盆大雨,但无论如何,它最初的样子总是令人倾心的」。怎么样,不矫情吧?”

韩信一时语噎,刘邦看他那小表情就知道——韩信肯定又在想类似「早知道我也搜个英文句子了」之类的。

可韩信还是不屑的哼了声,“提出分手后送对方一句话的你才是最矫情的吧?”

刘邦嗤笑一声:“你懂什么,我这都是为了最后和你说几句。”

两人难得沉默了一会。

“毕业之后你打算干什么呢。”韩信侧目去问刘邦,刘邦便也看回韩信。他当时离韩信很近,安静下来能听见韩信浅浅的呼吸声,也能看见在路灯的照耀下,韩信脸上细小的绒毛。

“没想好呢,也许可以去找个酒吧里的什么职业?”

韩信皱了眉,“不要,那种职业不太干净。”

“但是那样才能如你所愿,活的「纵情豁达」呀~”
刘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韩信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随手把啤酒罐扔到角落,“算了,咱们现在分手了,我就不管你了。”

于是刘邦这时候才猛然发现他们的相处模式还是和从前一样。

算了吧,有完没完。他在心里鄙视自己。


直到萧何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刘邦才从回忆里挣脱出来。
他听见萧何无奈道:“老大,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嗯,他今天是怎么了?
刘邦自己也想知道。

TBC.

评论(1)
热度(13)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