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邦】MISS

*OOC预警,作文水平差到爆炸…历史也很差,出错了别怪我……
*第一段主韩信,后面全刘邦。隐性信邦QwQ
*算是口玻璃渣?昨晚深夜睡不着,矫情的很,就想着早上虐虐别人吧QwQ
*一个很长的段子。


1
【MISS:失去,错过,与其失之交臂。】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韩信。
他对自己说。

就像那人昨日还将自己欺压身下,耳鬓厮磨,一声声雏儿唤的多么动听。
今日,那人冷哼着唤自己韩信。
那人斜眼看他,眼眉上挑,轻蔑之意蔓延开。
那人说,“韩信,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不语,往日用作扛枪的肩膀被竹枪所伤,也不卑不亢的昂头,直视刘邦的眸。
他一直觉得刘邦的眸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眸。
琉璃紫的色被暮光反射,恍若有一种名为骄傲的东西流转其中,永不消散。
现在,那双往日看向他会有温情的眸子,正冰冷的瞥自己。

是了。
春风吹又生,斩草要除根。
他知道,刘邦不会放过他。

君要臣死,臣可逆否?

“君主,”他说。
噗呲一声,又是一杆竹枪刺入心脏。
“信,怎敢逆反。”
他却是笑了。
一字一顿地说出。
其实,他一直以为刘邦会和自己永远、永远地。
作伴。
韩信并不想告诉刘邦,也没了那机会。

2
韩信脑内闪过的最后一个片段,不是他和刘邦的嬉戏打闹,不是他与刘邦的翻云覆雨,而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君主,信定不会死于您之前。”韩信垂着头,一副尊敬样子。
“哪怕苟且尚存,也要保君主不死。”
“只要君主不死,信没有理由死于前。”

然而。

3
韩信是死了吗?
借着厚重的盔甲,无人见他的胸膛起伏不定,拳头紧握,像是在克制什么。
雏儿。
雏儿?
雏儿……
他在心里这样念道。

却再也想不了太多,他只觉自己的左胸口像被活生生剜去一块,痛的无以复加。
是因为韩信么?

但是。

4
这样苟活了几天,刘邦忽的感觉很累。
没了韩信,等同于失了一把刀刃,明智锋利,而且指哪儿打哪儿。
刘邦想歇一歇,可每次手下传来的消息那么不尽人意,所以他即使放弃,也不能是如今。
他才知道,他失了韩信后,不能停下了。

从前安然舒适的靠在韩信的身后,替他清理小人物,这倒像角色颠倒,多么可笑。
想休息便躺下,从来无需担心韩信的死活,似乎每一次那个人总是略带狼狈的回来,但从未倒下。
他并非不知韩信的重要地位。

那为何杀他?

他的答案竟是,不知道啊。

猜忌多疑么?妒忌恐惧么?好像都有。

刘邦,你错了。
他这么对自己说。
刘邦该是明白的。

5
他仍是那个笑起来奸诈如狐狸的君主。
只是身边没了韩信。
他会唤他雏儿的人。
空荡荡的。

从今往后,就是他自己一个人了。
刘季亲手毁了韩重言的诺言。

6
刘邦不知道的。

其实——
重言,只重他一个人的言;信,也只信刘邦。

然而,但是。

评论(4)
热度(31)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