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吕蝉】蝴蝶梦

*乱写的段子


0
他说,待桃花盛开之时,他便把这天下亲手奉给她。
她恍惚间信以为真,将下巴搁在他肩上,轻轻地抱了一下他。
“一定要回来。”她低喃,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他全然不顾,用力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好。”

1
他出征那日,她去践行,去践孙尚香的行。
孙尚香要嫁与刘备了。
她眼中的泪花多的像要决堤般,仍倔强的打转儿,最后被她用衣袖尽数拂去,沾染到眼角的胭脂,晕出一朵朵桃花。
“往后……便莫要回头了。”她欲牵孙尚香的手,又慢慢收回。
孙尚香望着她,好似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人。

“你和我一位故友很像,”孙尚香搭上她的手腕,“…她是为爱而生,耗尽一生也不过想寻到真心——而却错失良人,你……要多加珍重。”
她一窒,如黑羽扇般的眼睫垂下,遮住眸中一闪而过的嘲讽。
最后二人以沉默收尾,各怀各的心思。

2
她一直留于吕奉先在深林中的居所,日复一日地舞蹈。
偶尔她会坐下给自己斟酒,寻常人闻着桃花酿的味道都要醉,只她一杯接一杯。
这般孤寂的生活,终止在刘备来找她的那天。
她记得刘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家妻临产……近日脾性不佳,惟愿见你舞给她看。多有劳烦。”
貂蝉不语,收好衣物后随着刘备坐上马车。

孙尚香的眼神是空静的。
“大小姐……”她一如既往地这般唤孙尚香,好似灵魂归窍般,孙尚香眨了眨眼,笑着答道:“蝉儿,跳曲舞罢?”
她便舞起一曲蝴蝶梦。轻盈跃动时衣袖带风,拂过孙尚香额前的青丝。
孙尚香呆看着她的身影,用轻得连自己也听不大真切的声音喃说,“她最近总出现在我梦里……”

“谁?”
貂蝉仍未停舞步,也没管孙尚香惊奇地睁大眼睛。
似是叹息,孙尚香蹙起眉,“我看不清她……她耀眼地像是正燃烧着的火焰,只说很快就能再见了。”
“不过梦一场罢了。”貂蝉倾头,弯起眼笑。
孙尚香垂眸,不作答。

她舞毕,在孙尚香家住了一晚。离开前孙尚香问她:“无止境的等待,不会腻味么?”
“不,”貂蝉顿了顿走远的步子,“妾身觉得很值得,因为…是他呀。”
“也对。”孙尚香自言自语。
“你本就不是平常人。”

3
不久后,她去街上买棉花糖时,听闻孙夫人难产,葬在深山中。

貂蝉想起孙尚香说她做的那个梦,涩然的笑了一下。
征兆么?
她惋惜过去,对将来已经不抱期待。

4
后来?
后来漫天红雨落她发梢,终是她一个人熬到了春天。
故人已逝,该要回来的那个人,也终究失约了。

5
“就这样完了吗?”

她挑着嘴角,“曲未终,人已散。”
“不过蝴蝶梦一样短暂。”

评论(4)
热度(25)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