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小乔×安琪拉】安和乔

*现代姐妹梗,富家千金乔×被父母遗弃安,小乔比安琪拉大五岁
*就是想看小乔攻啊QwQ
*♠︎是现在,♥︎是回忆。
*BGM安和桥~

♠︎1♠︎
乔婉第一次遇见安琪拉是在孤儿院里。

那是她十四岁里的一个夏天。
那时候,安琪拉还是那个穿着很旧但是很长的小洋裙,眼眶鼻尖都红红的,像是哭过的小女孩。乔婉想,那时候自己怎么就会想到把她带回家呢。或许是同情,抑或是喜爱。然而她知道无论怎样,都不是对姐妹应有情感。
早就要知道的,一开始就不应该抱着这样的情感亲近安琪拉。
于是现在的一切,都成了乔婉的自作自受。

♥︎2♥︎
“你叫什么?”乔婉低头看着比她矮了一个头的女孩。
女孩傻乎乎的对她笑,“我叫安琪拉。”
乔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笑的这么傻,她也轻轻笑起来,伸出了左手——
“你跟我回家吗?”

画面碎裂在她们两手紧握的一瞬。

♥︎3♥︎
她第一次到乔婉家里时惊呆了——她没想到会有人的家里这么大,这么华丽。
她拽着自己的裙角,有些卑微地低下头。
而乔婉毫不在意地拉起她的手腕,小跑着冲向二楼。
安琪拉不知所措,看着跑在她前头的乔婉,小小声地说:“会……会脏的……”

“我就是带你去洗澡呀。”
乔婉回头对她笑,她瞳孔微缩,原来有人……能笑的这么纯粹。

她听见乔婉的中跟小皮鞋踏在浴室的瓷地板上嗒嗒响,咬唇看了看自己破旧的小布鞋。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会想到把自己带回家呢。
顺从地让乔婉帮自己脱掉小洋裙和私服,她和乔婉两人光溜溜的泡在大浴缸里。
“安安,可以这样叫你吗?”乔婉眯起眼,一副惬意的样子。
隔着水汽她笑的眉眼弯弯,让乔婉看的不大真切,而孽缘,便是发源于这一笑吧。
很久之后乔婉仍记得自己的发色打在安琪拉的眸子里,像是开了一簇一簇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粉蔷薇。
“好,那我叫你乔乔,可以吗?”她用脆生生的声音叫乔婉,乔乔。

乔婉揉了揉她披散下来的长发,“嗯。”

♠︎4♠︎
安琪拉清楚乔婉对自己有多好。
她把妈妈带她买的新裙子送给安琪拉,把最喜欢吃的提拉米苏分给安琪拉,把别人碰一下她都不高兴的芭比娃娃,借给安琪拉玩了好久。

如果乔婉或者自己是个男孩,该多好。安琪拉总是这么想。

好姐妹,终究不能和可以依靠的男朋友相比。

♠︎5♠︎
安琪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大后会比自己还漂亮。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乔婉就知道。

自从她上了高中,每天乔婉都能闻到安琪拉书包里飘出的花香味,乔婉心里不舒服,但没有细想,只觉得可能是因为安琪拉没和自己说吧。
乔婉总有那么个预感,安琪拉要交男朋友了。

♠︎6♠︎
乔婉没想到,自己还是从别人嘴里听见安琪拉交了男朋友。
她一阵静默,惟有越握越紧的拳头出卖她的愤怒。

不是好姐妹么?
这点事都不愿意说?

她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算是姐妹也不一定要说啊,毕竟人家也有自己的隐私,是吧?
可她就是觉得生气。
也是在这时候,乔婉惊惶地发觉她对安琪拉的情感,已经不单纯是好姐妹了。

♠︎7♠︎
安琪拉被男友甩了,因为小三。
当时乔婉就在旁边看着,她打着伞,眼里堆满不知是失望还是疑惑,乔婉则站在她前男友旁边淋雨。

在雨中看不太清她的神色,只听安琪拉用很无奈的口吻说:“好啊,我们分手。但是之前乔婉对我做的一切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了,我看呀——你对她的纵容,还不是因为你忘了并非我求着你做我男朋友的。所以我没有义务原谅包容你们,更没有义务把苦难揉进胸腔自己承受一切。”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嗓音略微颤抖,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吐出来的话越到后面越是冷漠和讽刺。

乔婉忽然发觉她一瞬间失去了原本的天真无邪,明明昨天还笑着叫你乔乔的人,就在那一瞬间,没了。
男人还想争辩什么,安琪拉涩然地扯起一边嘴角,“除去曾经的恋爱关系,咱们什么也不是。你最好看清楚自己的地位再和我说话。”

乔婉诧异,想着安琪拉怎么变得这么不近人情了?

那天晚上,乔婉还是和安琪拉睡一间房。
她以为安琪拉会嚎啕大哭或者愤慨的责怪她,但安琪拉只是红了一会眼角,也没什么反应。

她想说她不是故意抢安琪拉的男朋友,她只是考验一下他,谁知真的揭穿了他可笑的真面目。
然而乔婉什么也没说,沉默着,看着安琪拉背对着她缩成一团,双臂抱膝,一头长而卷的粉色软发散落在肩头,露出线条优美而又脆弱的脖颈。

乔婉悄悄撑起身,想看看安琪拉是什么表情。微蹙起的柳眉,黑天鹅翅膀般的眼睫毛安在她半垂下的杏眸,显得更长,还挂着些小水珠,被台灯暖黄的光折射得晶莹。
她是哭了吗?

♠︎8♠︎
那天晚上后,乔婉再没见过安琪拉。
一夜之间她像人间蒸发一样,可乔婉给她的衣服一件没带走,问她的班主任,也只说转学了。
乔婉不知道那天晚上安琪拉有没有听到自己小声说的“我喜欢你”,她还说了两遍。她想,听见也好没听也罢,对于安琪拉,她已经没有遗憾了。

乔婉熬到大学毕业就没再读下去,导师说以她的成绩还可以再读个博士,她拒绝了。
她坐上火车离开C市,决定不依靠父母,在A市扎根。

从公司小职员一路爬到BOSS秘书的地位并不容易,她现在已经24岁了。
十年啊。
离第一次遇见安琪拉已经十年了。

♠︎9♠︎
再见到安琪拉是在夜店里,她还和以前一样扎着双马尾,站在舞池上唱歌,居高临下。

乔婉等到夜店打烊,灯都关了好几盏的时候,突然抱住了她。
“我想你。”乔婉说。

评论(2)
热度(24)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