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李白x安琪拉-他乡无烈酒(上)

素雪北见林。:

拉郎配,拉郎配,拉郎配。
大概中篇,五千字左右。
随便写,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文笔不好,剧情苦手,请多指教,欢迎讨论。
身份沿袭王者荣耀背景故事设定。
私设英雄们都是死亡后被复活来到荣耀


安琪拉是在一片湿气中醒来的,深秋露气重,睫毛上好像都被挂上一层水珠,沉甸甸的。水气可劲的往鼻腔里面挤,混杂在水珠里的泥土香气也一阵一阵的透过窗户缝飘过来。
安琪拉及肩的短发绒绒的拥在汗湿的脖颈处,不舒服的很,她抬起手用指尖轻轻挠了几下才感到瘙痒感略微减轻。
同寝的小乔睡相很好,也很安静,不大的屋子里隐约能听到细细的呼吸声,安琪拉掀开被子走到小乔床边,浓重的凉意顺着安琪拉裸露处皮肤的毛孔慢慢侵入,她俯下身子给小乔掖了掖被角,睡梦中的小乔似乎感受到了随着动作一同掖进的凉气,孩子气的皱了皱眉头,这副表情,放在一张巴掌大的粉嫩小脸上可爱的很。安琪拉却好似不太高兴的皱了皱眉。
同样的皱眉,放在安琪拉脸上却不同,没有那份童真可爱反倒眼角眉梢都是种专属污浊社会的忧愁,与一张小脸不搭调的很,也不像所谓的少年老成,只能说是个四不像。
安琪拉拿过床头叠的整齐的外套穿在身上,想出去转转。尚存的一丁点睡意早被凉意赶走,可是看看窗外的天色怕是距天亮还有些时间。小乔仍是规规矩矩的躺着睡着很沉,走出房门时刻意放轻了力道阖上门板,锁环相扣发出极轻的“咔哒”一声。
略微思考后还是在门板上附了个简单的火系法术,像喝醉的韩信提着长枪硬生生把赵云宿舍的门挑了个大洞,把被窝里睡的正迷糊的赵云衣衫不整的扒拉出来,然后两人提着长枪在宿舍里就开打,打破了两间宿舍的事情安琪拉可不想再发生了,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李白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闻过这种湿润泥土的味道了,黑暗像头潜伏在不远处的巨兽,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呼吸之间都送来微凉的风。
大概有几百年了吧,自己死了多少年呢?心里是开心的,或许还会有点苍凉?
醒来的世界啊,已经不是我大唐了。我李白,还是那个李白么?苟活最为不齿。死亡,重生,前者为多少人恐惧,后者为多少人向往,自己倒是利利索索都试了个便。
李白盯着自己手看了半晌后摇了摇头,拿起放在一旁的酒壶灌了个痛快,烧制良好的陶瓷底足再次与木制桌面接触时发出声闷响,最后一滴晶莹的液体缀在壶嘴一晃一晃的,最后悄无声息的落在木桌板上,氤在一个深色的阴影。
杨柳的枝叶被风送过来,挠到李白脸上,很痒。他盯着嶙峋假山在地面上映出的倒影。最上面一点影子是属于自己的,好一个“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手掌抚上陶瓷酒壶的冰凉瓶身,手指捏住壶嘴那里反复摩挲着,李白咧了咧嘴,正要大笑便看到假山不规则形状的影子似乎规整了一些,极好的视力告诉李白那是个人,一个短头发的人,个子很矮,大概到自己腹部的样子。
李白眯了眯眼,收回手指放在下巴上,懒洋洋的开了口“哪家的小鬼,半夜不睡觉出来瞎跑什么。”
下面那个影子顿了顿,似乎是没有想到上面会有人,停顿一会儿后重新才开始了动作,却是没有答话,下方隐约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过来。李白站起身走出亭子,于此同时那个影子正好踏上最后一阶石阶,李白伸出手想要拉她上来,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然后李白看到那个影子,或者说是个小女孩。昂起下巴直直的盯着他,脸色惨白的像张纸,瞳孔缩成一小团,偏偏腰背还挺的笔直,下颌和脖颈连接成一条优美的线,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我、不、是、小、鬼。”
安琪拉到达自己平常发呆用的地方时敏锐的发现那里已经被别人提前占领了,她皱了皱眉头,正在考虑还要不要上去的时候上面飘下来一道清朗的嗓音,虽说慵懒占去了大半的成分,但是仍然不难听出沙哑和一份独属于睥睨天下叱咤风云之人的漫不经心。安琪拉转了转眼珠,将这个声音和同僚们的声音迅速的比对了一遍,却没有得到个准确的答案,陌生人的结果和被叫小鬼的不满迅速在胸腔发酵,膨胀,堵到嗓子口,仿佛下一秒就会溢出来。
安琪拉低下头,视野之内毫无疑问是双小巧精细的手,修剪的圆润的指甲饱满的覆盖指尖。还有能直直望到鞋面的扁平…胸部。虽然仗着这副可爱皮囊偶尔装个嗲撒个娇要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可爱的外貌和甜腻的嗓音让一般人都抵挡不住自己的撒娇,只得乖乖投降。不过从本质上来说,安琪拉,是个成年人,可爱皮囊里是个成熟的灵魂,不知为什么,成熟的灵魂最近撒娇耍赖之类的事情做的越发顺手了。
怎么回事…?是自己最近太懈怠了么。
虽然安琪拉知道现在自己对那人的这种气愤只能算迁怒,夜色是种宽容的庇护,任何人都可能在这份静谧的黑中丢盔弃甲失声痛哭。
因为自己的懈怠而愤怒,因为无能为力而悲痛。
一直积压的负面情绪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对自己在安稳生活中培养出的安适而愤怒;对懈怠的自己而恐惧;对自己学艺不精出现失误而后悔;对远去的曾经悲痛,它们汇聚成巨大的浪头,一次又一次重重的击打着安琪拉的心脏。
安琪拉眼前一花,仿佛看到自己周围泛起了深紫色的烟雾,粘稠的,腐臭的,将自己牢牢的笼罩在里面。黑光铺天盖地的像自己涌来,耳边被带起尖利的风声,咆哮着,向自己的身体里钻去。脚下的魔法阵早就被划花了,只留下几个精巧的图案,有几滴血珠掉到那些图案上,用殷红刻画出更深刻精巧的形状。自己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魔杖断裂在一旁,镶嵌的水晶魔石碎成一地晶粉,亮晶晶的。血珠和泪珠一起往下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然后那黑光逼近了,近到眼珠前…
预料之中的痛觉没有袭来,安琪拉张开双眼,深呼吸了几次,将深陷回忆的精神拔了出来。复杂的感情驱使安琪拉向上走去,那个人伸出的手也被安琪拉刻意无视,可谓是拿了十成十的强调。理智反应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那男人的对面了,对面那人微微垂着头,周身有酒气环绕,一双瞳孔却在黑夜里亮的骇人,像刚出鞘的宝剑折射出的精光,直直的捅到安琪拉灵魂里头。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了不算好受,安琪拉低下头,不自在的抓了抓衣角,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嘴唇张开一半时却听到那人先开了口。
“喂…”
安琪拉抬起头看着他,他抬起放在桌子上的酒壶往嘴里灌去,可等了半天也只有一滴颤巍巍的水珠坠下来,眉梢一下子垂下来,浑身上下都好像颓废了起来,他伸手掐了片柳叶咬在嘴里解解嘴瘾,再开口时话语之间带了些黏黏糊糊的鼻音。
“你看起来很颓废啊,既然遇到了就是缘分,长夜漫漫,不如和我聊聊?”


tbc.2429字

评论
热度(39)
  1. 安稚星素雪北见林。 转载了此文字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