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李白x安琪拉-他乡无烈酒(下)

素雪北见林。:

温柔哥哥模式和嘴炮max的李白哥哥(。
感觉写的乱七八糟的………


要不是时不时还有被风送过来的柳枝骚扰,李白真的会以为时间真的停止了,有种黏稠的东西在周围堆积起来,让人无端生出心烦。李白用手指拨弄着发梢,他本来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看那小姑娘状态实在不好问一句已是极限。
也不是谁都愿意把心底最隐蔽的创伤生生抠出来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细细讲解。
“安琪拉。”
忽然有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出,像利刃般斩断黏稠的空间,李白觉得身边一滞,然后空气开始流动,也轻巧了不少,心头盘旋的烦躁也像遇见狂风的雾气一般散开了。
安琪拉看见那男子略略掀了下眼皮似乎是对于她以名字开启一段对话的方式有些惊异,垂下的羽睫将瞳孔遮的模糊不清,却有精光从中直透透的射出,却没有刚开始那么刺人,只是极亮。那人慢慢的张开嘴唇,依旧是那种黏黏糊糊的鼻音夹杂的居高临下闲适的怪异搭配。
“青莲剑仙李白,今天刚刚加入这里还没来得及报道,分位刺客。”
或许夜色真的是种极好的庇佑,不相熟,不相见,多么完美的自我欺骗。安琪拉这样想着,然后再次开了口“你也可以叫我…”
风忽然止住了,尖利的风声也随着一下子止住了。柳枝乖乖的呆在原位不再过来捣乱,树叶之间的摩擦也停止了,仿佛整个世界被按下了静音键,所以显得安琪拉出口的这个名字极响,极空,一圈圈的盘旋在天空上,最后消散。
“梅林。”
李白没有接话,尽管安琪拉说出这个名字后就没有再说话,空间再一次仿佛停滞,可是李白明白这个空当不是安琪拉交给他表达惊讶赞美亦或是别的什么感情,事实上他也确实没什么感情要表达,安琪拉的缄默皮囊外表下的灵魂躁动起来,她需要这个空当去消化那些咆哮的负面情绪。
很快,安琪拉再次开口,她抬起手,用右手食指的指尖狠狠的戳在自己心口处,周围的衣服随着这个动作过大的力度浮现出几道褶皱,指尖按的发白,想必白嫩皮肤上也留了个印子。
“我是梅林,我和你们不同,我不是被复活以后来到这里的,虽说也差不多…这张皮和这张皮包裹的灵魂,是不同的,我只不过是个借住的可怜虫而已。一个小孩子,一个柔弱的不及我万分之一实力小孩子,居然…还要受人摆布!”
李白似乎有些明白了,濒临死亡的可怕回忆,对自己弱小的厌恶,随时会被赶出去烟消云散的恐惧,被人摆布的不甘。这几种情绪被安琪拉纤细敏感的神经揉在一起,人工制成了一只可怕的巨兽,缩在灵魂深处,夜深人静之时就出来作乱。
她如此骄傲。
峭壁中的鹰,展翅高飞时被灿金色的阳光洒满的闪亮羽毛就是它骄傲的资本,可是现在,这只天空之主,被剥了一身美丽的羽毛,脚腕上栓了一条坚实无比的线,将它禁锢在一方天空中。它如此骄傲,或许不再鸣,不再飞翔,终于有一天满腔的愤懑泣血而出。
世间再无那样美,那样傲的天空之主。
“我…我如此弱小,什么都做不到,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我难道只能沉浸在蜘蛛编织的丝网安然睡去了呢,倦怠,疯狂蔓延的安适,它们毁了我的神经。我啊,我可是梅林啊…!”
安琪拉渐渐语无伦次起来,可是眼眶却干的可怕,没有一滴水珠充盈,她的脸色再度惨白起来,瞳孔缩在眼眶正中间,原本扣住心口的手软下来,重重地敲在木质桌面上。然后她颤抖着再一次开口了
“黑光,直直的向我扑过来,它停在我的面前,然后撕裂了……”
李白叹了口气,探出身子尽量的伸长手臂,将手掌覆到安琪拉的眼睛上,安琪拉的眼睫毛扫到掌心,然后短暂的滑动了一段距离——她闭上了眼睛。李白呸的吐掉了那截柳叶,用舌尖舔了舔圈牙齿,柳叶的苦瞬间填满了口腔。安琪拉像睡着了似的,动也不动,呼吸匀长,一下一下的从李白手掌边擦出去。
李白维持着这个动作,缓缓开了口。
“其实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他没有解释这个“你们”,只是原本被眼睫遮掩的眸光忽的闪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开口。“或许胡思乱想是女孩子的特权吧。你真的很奇怪,精神啊,明明那么细那么软,非要把它绷得紧紧的,像钢丝一样明晃晃的挂在脑袋里。然后…”
他伸手做了个切割的动作,安琪拉明明看不到可是她打了个寒噤,就好像她大脑里的神经跟着断掉了一样。
“任何一点锋利,或是沉重的东西袭来,就断掉了。我啊,从来不为我做过的事情后悔,就算刚才我一口气喝掉了所有的酒,现在口干舌燥却一点点水汽都沾不到,但是刚才那一刻,我享受到了全部的酒。后悔,是弱者的专属。”
依旧是那种睥睨天下的闲适,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能被他摆在瞳孔中的事物,闲适是装饰华丽镶嵌各色宝石的剑鞘,这个人,是剑鞘中拉出一半寒光乍现的绝世名剑。锋芒毕露,举世无双。
“小鬼,我问你,是不是如果有人喊你梅林的话你就会觉得以前的你回来了?”
梅林两个字被他咬在牙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李白能感觉到他手掌下的安琪拉很明显的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两下头。
“那是不是变回去了你就觉得能回去了?”
同样的迟疑,然后同样的摇头。李白咧嘴笑笑,语气却严厉了起来。
“这里已经不是原来你活着的地方了,即使你自己变回去了也什么都不能改变。只是你自己,只有你自己从安琪拉变成了梅林,从一个小鬼变成个不成熟的大人。你依然什么都改变不了。或许这才是惩罚,活着,孑然一身。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时代容不下我们,时间不会为谁停留。你过去很强,可是在这里说明不了什么,你认识那个白头发的嬴政吧,他还是皇帝呢,难道他在这里就必须当皇帝么?”
“你不是梅林,你只是安琪拉而已。”
李白略微放缓了语气,温柔的哄骗那个僵硬的像个石雕一样的女孩。
“天色很黑了,哭吧,我什么都看不到。”
话音落在地上弹起又落下,那个僵硬着的女孩哭了,泪水贴着手掌与皮肤接触的地方滑下,湿湿的渍在李白手上。起初很小声,安静的不像是悲痛到极点的哭泣,最后嚎啕大哭起来,哭到嗓子撕裂都不愿停下,树枝上休息的鸟儿被惊醒,扑棱着翅膀飞开,有几片纯白的羽毛落下来,落在安琪拉的头顶,然后顺着头发滑下,落到地上打了几个旋。
安琪拉被泪珠模糊的眼睛从指缝中看到李白仍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做个真正可爱的小姑娘吧,真的活泼起来,真的快乐起来。今朝有酒今朝醉,日子是用来过的,可不是给你愁眉苦脸的。表里不一的阴暗老女人可不招人喜欢。”
李白垂下头瞥了安琪拉脖颈那里整齐的发梢,再次开了口。
“头发…留长吧,很可爱。”


end.2511字,全篇共4940字。


题目是一首他乡游子写的歌,其他的词都不太记得了,就这一句“他乡无烈酒”记得特别清楚。他乡没有烈酒,纵使有了,也没有故乡的人、故乡的物、故乡的景,他乡的烈酒也只能生生喝出几分凄凉来。可能也是一种最好的是在过去的感觉吧,回忆就是回忆,忆的来追不来,只能在心里落下深深的遗憾。时代已经过去了,时间不会为谁停留。
安琪拉是个可怜的人,叱咤风云的强者和弱小的孩子反差过大,大的足以让恐惧滋生,疯长,最后摧毁一切。她敏感,自责,或许会走不出过去的阴影。
白白说的那些话或许也是对自己说的,复活让他恐惧,初次的接触同样让他慌张。他明白,但是不愿意相信大唐不复存在,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追不回来了。安琪拉是个例子,是个即将进入完成时的悲剧,她也让李白终于相信这个世界,结束了复活后的迷茫。
最大的惩罚是活着,孑然一身。

评论
热度(51)
  1. 安稚星素雪北见林。 转载了此文字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