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你是年少的欢喜

*cp杂的,注意避雷
*总裁邦×医生信
明星香×富家小姐安
师兄张良×师妹虞姬(be设定)
*虞姬和韩信发小设定,张良虞姬是高中时期认识的,吕婉是吕雉妹妹。
*OOC很严重,但我爱他们


0
他捧住面前男人满怀期待的脸,笑的眉眼弯弯。
接着他说了些什么——
然后断片了。

1
安琪拉的柳眉就没松开过。
她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男人,看着他眼里快要翻涌而出的复杂情感,突然感觉喉咙像被扼住了一样。
因为有一瞬间,她读懂了那种感觉。
她继续长久的沉默着。

一直到孙尚香推了所有档期赶过来,她眼中与刘邦相像的死寂才仿佛苏醒。
“你放弃吧,刘邦。”安琪拉说了这天以来的第一句话。开口便是略带嘶哑的嗓音,一天一夜了。
她听到孙尚香在她耳边疑惑的质问,质问她是不是对刘邦——
她看到孙尚香无意中瞥到刘邦的眸子。
然后她闻到空气中的死寂味道更浓郁了。

那种情感,是绝望的爱。
刘邦正在做着疯狂的孤注一掷。

韩信会不会回来。

2
午后,街头拐角处阳光正好。
男人蹲下身抚摸猫咪的黄毛,阳光洒在他脸庞上,给他铺上一层暖色,阴影浅稀。墨镜后仍是眉眼弯弯的样子,只多了几分柔情。
张良靠着墙壁,斜眼看着他。
这个人,一点也没有失恋的样子。“我说大兄弟,你到底要摸多久啊?我都在这看了你二十多分钟了,你是石化了吗?”说着伸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
韩信微微动了一下,他感觉到小腿的僵麻和脚掌的酸痛,“张良,拉我一把。”
张良哼了一声,还是伸手扯住了他的手腕。借着力韩信有点晃的站了起来。
伴随着一阵晕眩他恍惚听见张良的手机响了两声。
他晕完之后张良已经把手机放了回去。“诶,张良,是短信吗?…该不会是虞姬叫你回去吧,如果是的话那你就回去……”
张良瞥了他一眼,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离开这家伙,难保他会不会直接去夜店做些什么。
韩信扬眉,手一抬就搂住他的脖子,扼的张良有些喘不过气。
张良又想起刚才安琪拉发来的短短两句话——「速回。刘邦情况极差。」

3
谁也想不到刘邦会选择这种方式。

差点丧命,五次。
谁都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韩信?

刘邦近乎癫狂的笑着,他就是想看看韩信会不会回来。

4
韩信也想不到。
看到韩信买了最快的机票火急火燎的冲到他的病床前,他刚要对着脖颈大动脉下刀的手停住了。
刘邦犹如获胜者一般地笑起来。“韩信……”只是连说话都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面前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却是怔了一下,明显有点嫌恶的皱起眉,“刘邦,你至于这样?”
看着他愣愣的模样,韩信像在仿照他嘲讽的口吻:“地球没了谁还是照样转,人也一样,没有人是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
韩信的话就像一大盆冷水,直直的往刘邦心窝子泼,而见到韩信的欢喜早已被冲的一干二净。
“刘邦,”韩信一瞬间放软了语气,“……这是信最后的礼数了。”

是谁说医者仁心的。

5
一眼的时间有多长?
有人说,一眼可以很短,短到看了很久很久的人,一转身就忘。
有人说,一眼可以很长,长到只是看了那眉眼一秒,就深深的铭刻在脑海里,永生不愿遗忘。

6
刘邦的生活归于平静。
仿佛关于韩信的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身体上的伤疤,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不堪的过往。

7
「啪」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韩信再次偏过头。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被这个人打耳光了。
他怀疑这些大户人家要进精神病院。
无论多小的差错,只要出现,病人家属便立刻歇斯底里。
傲气不容许他低头,可身份又不容许他反驳。

总会在这个时候,他想起刘邦。

你过得比我好吗?

8
五年了。
五年很长,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他来到往日熟悉的街头,很多店铺都已经拆迁,只有少部分留了下来。
包括他和韩信初遇的那家冰淇淋店。
时过境迁。
他有点惋惜,那家冰淇淋店很特别,只卖香芋口味的,因为做的特别好吃而生意火爆。韩信当时是那的老客户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
刘邦总觉得自己真是矫情。

明明恨他。

9
他们是躲不掉的。

刘邦又看到一家冰淇淋店,招牌很可爱。
他想起以前自己也被韩信带的最喜欢吃香芋冰淇淋,便走进去看了看。
这家冰淇淋店还挺大。
他进去的第一眼便看见了坐在离柜台很近的韩信,但因为人多,韩信应该还没看到自己。
于是他转身就走。

毫不犹豫。

10
“韩信,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刘邦?”
安琪拉问他。

11
该来的也总会来。

他差点忘记了,这里还有一家餐馆。
最近被大客户弄得疲惫不堪,他想做点能让自己稍稍舒心的事情。

韩信推门而入。

这家店的味道真是一如当年的好……韩信这么想着。

他满足的呼了口气,示意服务员过来结账。
正当韩信准备走出这家老店的时候,看到对街走过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的心脏漏跳一拍。

刘邦。

他低下头,快速的跨出门槛,然后与刘邦背道而驰。

12
旁边传来萧何的调侃:“看到他了吧?”
刘邦撇过头。

13
终归是错不过。
韩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压住急乱的呼吸,看着面前的人,扯出一个笑。
对面的人声音沉稳而富有磁性:“你好,韩医生。你应该清楚我找你的原因了——”
“嗯…我会尽我所能的保密。”韩信抿唇,也不愿抬头去看刘邦。
刘邦只感觉有些讽刺,韩信仍是当年那副样子,自己却面目全非。

他略带深意的看了韩信一眼,“我希望如你所说,你真的能把嘴巴封紧。”
刘邦如此明显的提示韩信当然听懂了,只觉得有点难堪。
轻嗤一声,“哈,我也很厌恶那段过往啊。......刘总,合作愉快。”韩信伸出手。
刘邦跟着嗤了一声,“合作愉快。”却没握住韩信的手。
他习以为常的收回手,道:“那我先告辞了。”
「咚-咚」
木门传来沉闷的敲击声。
刘邦招呼外面的人进来。韩信觉着那人估计是刘邦的手下,和他嘀嘀咕咕好久。
韩信有点无趣了。

刘邦在他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叫住了他。
“等等,我改主意了。”

14
“他不是那样的人。”
韩信记得自己曾经用肯定的语气说过这句话。
他,指的是刘邦。
韩信记得孙尚香和安琪拉都在他旁边,但安琪拉只苦涩的笑着摇头。
那天他没有说什么,刘邦就没有来。

15
“你去给张良做手术,现在。”
韩信愣了愣,“可是术前准备还没...”
“昨天就做过了。”
韩信默然,也没多问,就随着刘邦拉他走。
他看着刘邦的背影,恍然间仿佛又回到当初刘邦走在他前面,拉着他的手腕,轻轻哼着歌。那时候正是午间,阳光透过窗帘细碎的撒进来,疏影横斜。
仿若一切都没发生的样子。
真美好。

16
韩信蹙紧眉。他看着张良的伤口,忽然懂了刘邦为什么突然变主意。
这哪是人受的伤……加上他体内的毒,不死也得丢半条命了。
“开始吧。”

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
刘邦盯着那盏灯,蓦地又想起在韩信不是医生的时候,对他说过一些话。
那还是韩信生了病的时候。

『刘邦你走!我晕血啊!』
韩信缩着肩往后退,一手嫌弃的推开蹭过来的刘邦。
刘邦有点不高兴的按住他,『不行,重言。你生病了,』
韩信撇了撇嘴,有点委屈的看着刘邦,怎么刘邦这次不听他的了……
『好了乖,不看就行了呗。』刘邦按着他的肩让他坐下去,然后一把搂住他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
『…诶?!!』
韩信只感觉自己的心咚咚咚的快要跳出胸膛,他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爆红。
『你…你干嘛啊……』韩信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弱了下来,嘟囔着说,『刘邦我怀疑你到中年期了……我擦!』
靠,趁他分神直接下手了是吧!虽然也没那么疼。
刘邦听见韩信的脏话什么也没说,就是略带怜悯(划掉)安慰的揉揉他的脑袋。
『我以后绝对不做医生……』韩信撇嘴。
医生拿棉签摁住他的伤口,刘邦下意识接手去摁。棉签上的血渗出来一些,见韩信也不想看,便把韩信抱起来,才发现韩信有点腿软。
然后韩信半天不想和他说话。

想着,刘邦不自觉温柔的笑了出来,原本硬挺的脸廓也柔和下来。
而刘邦的手下看得目瞪口交,他们总裁原来会笑啊?!不对,总裁的兄弟在手术室里他怎么笑了呢?
(黑人问号.JPG)

17
张良怕是……

很难活下来了。

韩信缝上最后一针,舒了口气。
他无意识的靠在墙上,这次手术特别累。不仅是为了尽职,还是为了自己的…发小。
虞姬…她知道了,估计会疯——

毕竟张良,是她那么深爱着的人啊。

韩信以前还羡慕虞姬可以和张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哪怕只是一段时间。
但刘邦的家人太厉害了。
是否同性恋这种异类在现实中终究落不到好下场?

18
在虞姬学生时代的时候,她绝不会想到,有一天张良会对自己说出“别来无恙”这句话。
然而那是过去。
然而,然而。

19
“lia…张良。你还好吗?”
虞姬僵了半天,有点酸楚的开口。
病床上的人依然是淡漠的表情,一副世间红尘都入不了他眼里的样子,只轻微的摇了摇头。“你说呢。”
“……”虞姬欲言又止,不知如何接话,一时间尴尬的矗在了原地。
“过来坐吧。”张良却主动开了口,“想和你说说话。”

病房外,韩信发起呆。
虞姬去和张良叙旧,他就在外面和那个人一起候着,等着轮流照顾张良。
他知道不能否认自己内心深处的感觉,但是他同样不肯飞蛾扑火。
又不是当年没受过伤的小屁孩了。
他却仍心有不甘。
“哼…”韩信发出个意味不明的鼻音,刘邦倾头瞟了眼他。
如果当年的韩信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嗤之以鼻的说:我怎么可能会那么窝囊!
当时他就觉得,怎么会有这种人啊。拿不起,放不下,舍不得,离不开。
韩信还清楚的记得,虞姬当初也表示过对这种人的鄙夷。

然而,然而…
飞蛾扑火就要付出代价。

20
“……”
“……”
他们唠了一些家常,便无话可说。病房里弥漫着诡异的沉默,最后张良挑开了话题:“虞儿,……”他还是不经意就喊出亲昵的称呼,这就有点尴尬了。
“没事,”虞姬其实挺怀念张良这么叫她,“怎么称呼都行。”
张良微笑了一下,虞姬有点呆。
那种笑,不是往常客套疏离的笑,是一种能不经意洋溢出暖意的笑。
自从分手,她就再也没机会见张良这么笑了。
只是下一句话,却让她如坠寒窟。“…嗯,和项羽过得还好吗?”

“你竟然不知道么,早就分了!”

接下来张良恍惚听到虞姬似乎冷笑了一下,起身就走。
没有一丝留恋。
但他当然看不到虞姬红了的眼眶。

虞姬出病房前似乎说了一句:“后会无期。” ?
到底有没有呢,他不想知道。

21
见虞姬脸色不好,韩信蹙眉,迎上去问,“虞儿,还好吗?”
虞姬只是一言不发的拽着韩信,一直走到一家酒吧。

“韩信!你知道吗?我爱他!!我爱他!我…我爱他……”
因为酒吧的音响刺耳,虞姬是吼着说出这几句话的。
说到最后,她哽咽着,声音逐渐弱下去。
舞池里的灯光乱射一通,一闪而过在虞姬的脸庞上,衬的如一个孤寂的浪子。
韩信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拍着虞姬的背。他嘴笨,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他只会用哄小孩的方式来告诉虞姬,他一直在。
但虞儿,我对他又何尝不是呢…

我是骗子,你不是。
我认怂。
可是你…怎么会落的如此境地呢。

22
韩信在高一有过很自卑的一段时间。他怀疑自己的存在有没有必要,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后来他回想起这段时光,却想不起理由了。他说不清当初是因为学习压力还是同学的嘲笑,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他只记得当时非常难熬。那段日子他甚至想轻生,他觉得自己受够了,在学校被人排挤、在家里被父母施加压力,变得越来越内向。

直到刘邦的出现。

刘邦在台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韩信看着他的笑,就感觉他是不一样的。那是一个足以让人余生都挂念着的,如同阳光般明媚温暖的笑。
而且,刘邦是第一个对自己表露善意的人。
那时候韩信就呆住了,他本能的感觉这个人…应该不讨厌自己?
然后他回了刘邦一个僵硬的笑容。
但韩信觉得自己,在尽最大的努力向刘邦表示真诚。
刘邦当下心生疑惑,这个人好奇怪——

那是刘邦第一次和他说话,向他伸出手。

也是他们,孽缘的开始…
美好点,是初见欢。

23
自他们认识,刘邦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关于韩信母亲是小三的事。韩信当然知道,于是在刘邦面前变得有些唯唯诺诺。
天知道他多想小心翼翼的保护这份感情,不被任何人破坏。但刘邦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还经常安慰他。
『刘邦…』韩信有点犹豫的开口,『你真的不在乎?』
刘邦笑,弹了下他的脑袋,『想什么了。放心啊,有我在。』
他当时感动的恨不得以身相许。
于是韩信努力变得更优秀,期待有一天能与刘邦并肩而立。


后来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24
高中的时光一点一点从指缝中流去,韩信发现他对刘邦的感觉越来越奇怪。
就像是…喜欢……
意识到这点的韩信有点惶恐,他怎么可以——

他冷静了半天。

结果就是……
韩信觉得,这么久了,说不定刘邦也对自己有…那种感情呢?
啊,少年人的勇气。
他鼓起勇气去告白,想着已经高三了,就赌一把。

刘邦果然没让他输。
一如多年后,韩信最终还是让刘邦赌赢了。
他们报了同一所大学,后来的四年是韩信最珍惜的时光。

尽管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和刘邦不可能长久。
毕竟是,同性恋啊。

25
“虞姬?”韩信睁大眸子,“你怎么突然——”
“怎么,”她只是笑,“我就不能结婚了?”
“那……”韩信欲言又止,但是虞姬懂。
虞姬还在笑,无谓的笑:“韩信。我是喜欢他,但不代表我要一直等他。这么些年我看着他娶妻生子,家庭也算美满幸福,累了。但你啊,你和我不一样,你还有机会。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啊,起码在他走之前…我不想给他留下一个那么卑微的形象。”
韩信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虞儿……”
她拍拍韩信的肩。
“如果,我是说如果,张良最后撑下来了,你会……”
虞姬嘴角的笑淡下来。
他听见虞姬好像说——
“没有希望的事就别奢望了。”

26
“张良..虞姬五个月后会…举行结婚典礼。你,你去吗……”韩信低着头,有点紧张。
张良却越过他的身影去看他身后的什么东西,韩信一转身,发现吕婉嘴角残存淡笑,站在他后面。他开始不知所措。
“你得问她。”张良对着吕婉扬了扬下巴。
韩信不自在的盯着地板,几秒钟的时间让他觉得仿佛过了几个小时。
“行,没事。”吕婉抿唇笑。
韩信愣了愣,没想到吕婉那么轻易的同意。
“呃,嗯好,我就先走了吧。”韩信在走之前无意看到吕婉的眸子,一如虞姬当时的平静。

病房内,张良和吕婉碰了碰拳头。

“合作愉快。”

27
“张良…”
“他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了。”

韩信似是不忍,还是说了出来。

虞姬苦笑。
五个月后自己结婚,张良会活的久一些吗。

评论(7)
热度(68)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