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loser(1-6)

*因为更新时间隔得太久,之前写的不算很多,就连着后面再发一遍了。
*娱乐圈背景,伪-歌星-实则富家少爷邦×演电影的信(。)
*带「*」号的句子有参考
*虽然废话很多……OOC很严重……
但我觉得我很高产诶!

0
“Do you make a decision?”
看到他不带迟疑的点头,她这么说,“他已经是个loser了。”

“lose to you.”

1
夜店里灯光乱射,被映成三色的气雾飘荡在舞池旁,空气中弥漫着情色。台上新来的女驻唱是旧驻唱的前女友,此时她正扯着嗓子吼歌,原本清冷的声音中像是揉了一团火焰。

“We could have had it all, Rolling in the deep…”

韩信晃了晃酒杯,站在台下他望见了女驻唱眼里闪烁的东西,他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和自己很像。
也不顾她越发红的眼眶,韩信跳上台。
——“你叫什么名字?”

女驻唱哽着喉咙,答非所问地说你真好看。
他勾起一抹笑,“韩信。”
是时候彻底摆脱刘邦了。
“荆轲…”
底下的人群一片哗然,几个调酒师吹起口哨,酒杯碰在一起的声音叮当响,也就没人注意到角落里银白长发的男子抱着红玫瑰,面色冷到要结冰。
行了个绅士礼,韩信将手递出:“有兴趣一起吗?”
荆轲放下话筒,握住他的手腕,“好。”

2
“你这样做真的对吗?”她侧躺在单人床上。
韩信爬上另一张单人床,漫不经心地答道:“不如问问你自己。”
荆轲不语。是了,无论对或错,他们都没有了退路,询问也不过是想求得安全感。
这样孤注一掷后无退路的豪赌,明知会输,他们仍然想试一试。荆轲把脸埋进厚被子里,无声地啜泣起来。
到底是个女人,韩信想,掏出手机开始玩。

半晌,荆轲闷着声音说,“关灯。”
韩信披上风衣后才关灯,他打算去天台吸根烟。
冷风吹的他一个哆嗦,下意识想把手伸进谁的口袋,却尴尬地僵在空中。
他在心底唾弃自己,像是发泄一样用力地把手塞进自己的口袋,摸出一包烟。

3
韩信坐在天台的护墙上,双脚悬在空中晃。
短信铃突然响起,手机射出惨白的光映在他脸庞上,明明面无表情,却透出一丝绝望。

「再相信我一次」

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也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他想了想,把给刘邦的备注改成一个句号,决定明天换张电话卡。
最后韩信还是回了消息。

「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彻夜难眠。她终是离开温暖的被窝去开了盏台灯。
荆轲为了他留长的黑发服帖的垂下,本就带卷儿的发丝被拉往食指把玩,绕成几个圈。她扯了扯,才发觉缠成了一个死结。沉默地看着指尖发紫,好一会她才拔断那根发丝。
再怎么不舍的纠缠,还不是不堪一击。

4
他听见张良冷笑著调侃,眼里灌满嘲讽两字,张良说——
“你活该。当初韩信为了你甚至退出娱乐圈的时候,你却找别的女人夜夜笙歌,如今大概是风水轮流转了。”
刘邦沉默,亦或无言以对。台灯暖黄而昏暗的光洒在他们身上,竟衬的愈发孤寂。

突然回想起他第一次和韩信上【会不会河蟹呀quq】床的时候,喑哑的唤韩信:“重言。”韩信一怔,摇了摇头,说他的真名不是这个,是韩信。刘邦也愣了好一会,眯着眼问为什么谎报,韩信答是貂蝉让他谎报的。
貂蝉,荣耀公司的头牌经纪人。

5
【韩信,你的真名?】貂蝉瞥了韩信一眼,【还挺好听。】
【不过我的规矩是不能报真名,你有艺名么?】

韩信有些奇怪,诚实地说没有。
【啊...那就叫韩重言,如何?】她终于正视了韩信,用带笑的眸。
他乖顺应下,随即好奇道:【蝉姐,为什么不能报真名?】
貂蝉这回才笑了,【一旦说出真名,就再也无法脱身了。】她呢喃著,【名字,是个害人的东西……*】

6
没有人会想到,五年前影坛那个靠傻白甜笑容大红大紫的韩重言,现在变成染了红发,一脸冷冰的韩信。
所以即使曾大红大紫,也没有一个人认出他。
他自己又怎么会想到,有朝一日变成刘邦曾最讨厌的那类人。
刘邦喜欢的不过是乖顺如宠物的小情人,他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为了刘邦给自己找罪受,纯粹是犯贱。
韩信勾起一抹恶意的笑。
我就是要成为你讨厌的人,避免藕断丝连。只是现在,事情逐渐有趣起来,由不得我不愿。
真好奇你下一步会做什么——

但那与我无关了。

评论
热度(22)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