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貂蝉*虞姬] 痴情司·贰

@墨疏染歌 

有鱼:





貂蝉*虞姬


-------------------------


貂蝉是一个耀眼的人。
这是虞姬在见她第一眼时就毅然决然的断论。以至于后来被表白时,脑中除了惊喜就只有满满的不真实。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诶。」

她恋爱了。她那么幸运,喜欢上的人也刚好喜欢上她。即便交换的诺言不过是一句看似的玩笑话,她的胸口依然散发着卑微而又沉重的甜。她的日记里冒出了肥皂泡般的甜,她在一个人的自习室里傻傻的笑了起来。

互表心意之后,像世间所有的情人一样,她们开始贪得无厌起来。像蚊虫叮咬后细微的痒,像夏季屋檐将落未落的雨滴,眼神一次次交错又避开,是小心翼翼的如糖似蜜。

虞姬总是爱看她笑的,她没见过太多花,此时却是觉得世上所有的花都开在貂蝉的笑眼里了,她惊讶于其中的美丽,却又恐慌她们是否即将逝去。只是因为太珍贵,所以才开始患得患失。

-


这一切本该是更加美好的事。

-


很久以后的虞姬常常会想,如果这场恋爱发生在大学或者大学毕业后,而不是在高三这个尴尬的时间,结果会不会南辕北辙。
高考,全称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只是高三小情侣的眼中,它有另外一个名字。

校园恋爱杀手。

高考前是高三生最忙的时候,虞姬沉浸在知识的海啸里也顾不得安抚被冷落的恋人。
「她倒也是一点儿不在意。」
眼瞧着没几步开外连复习都要被"莺莺燕燕"围绕的貂蝉,那只在万花丛中起舞的蝶。虞姬心里没来由的一紧,只怕这样貂蝉是没法和自己考上一个大学的。可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还是选择了相信。虞姬咂着嘴在视线对上之前赌气地扭头看书。自是没看见貂蝉小心翼翼的视线。
可是这嘴里,怎么还有涩呢。

-

虽是状态不佳地进行着准备,但到了考场的虞姬倒也不慌不忙的完成了好像是决定命运的试卷。毕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出意外的话重点大学D大已经是囊中之物了,略略扫了几眼检查就趴在桌上想起了心事。

整个考场除了虞姬所在那一角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初夏的阳光也毒辣,砸在桌上碎成千万块碎片无以拼凑。阳光普渡千万考生,考场充斥着泛着光的侧脸,边缘模糊。周围安静的惊人,除了翻动试卷的唰唰声和极偶尔掺杂几声焦躁按笔的嗒嗒声便再无其他,虞姬拿额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犯困。

貂蝉现在做到哪里了呢?她这个智商应该才刚刚做到倒数第二题吧。她万一做不出来会不会着急呢?应该不会,像她那样心大,定会满不在乎的跳过不看。可这样...她能像约定的那样和自己考上一个大学吗?

算了,最近好像有点闹别扭,考完去找她吧。

她满心都是貂蝉,额头抵着书桌低低的笑出来。

-

高考结束后便轮到考生歇斯底里的狂欢。虞姬趁着冗长的结业仪式致辞结束后在校园里溜达了一圈才到貂蝉的班级。大家趁着余韵还留在教室叽叽喳喳,隔着墙也能听出都是围绕着貂蝉的。可虞姬能做的只是感叹为何学校的隔音那么差。

围在貂蝉身边的女生嗓音大多高亢,虞姬听入耳的也就反反复复那几句话,却都是能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按入尘埃的。
「小蝉你考什么学校啊?S大艺术系好像不错」
「小蝉你去S大吗?我觉得那里可适合你了」
「小蝉你和我一起去S大吧!」
虞姬能听到貂蝉「嗯嗯」地应付着,只是不知语气中的真诚是真是假,她太擅长伪装了。虞姬不愿听那些闲言碎语,可总是有一些杂声如平地起雷般刺得她耳膜生疼。

「呀小蝉,你不是已经被S大提前录取了?」

教室突然变得更加嘈杂,全是围绕貂蝉的急切询问。虞姬顿时期盼着貂蝉的坚定否认,期盼着貂蝉将与她考同一大学的约定公昭于众。可貂蝉只是在笑,她敷衍着陪笑着脱开人群,并没有看见虞姬,而是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走廊尽头。

人群纷纷散去,她脑中无物,只有一片声响在神经里冲撞穿梭,不知是蝉鸣还是耳鸣。手机里传出的是她为貂蝉设置的特别铃声,可现下一听倒是幼稚且无趣。

「你在哪儿呀?等下一起走吗?/////」

虞姬无言,看着对话框,人群散去的空旷教室只回荡着指尖敲打屏幕的声响,哒哒哒,好像什么东西随着零碎的按键声散落开来,无力的蔓延在角角落落。





「我们 分手吧」


哒。


-


虞姬抬头看向窗外,橘红的太阳不愿落下,与半隐若现的月僵持,哗啦,最后也支离破碎地在地平线散落开来。




TBC.



这大概快要成为年更了。

评论(2)
热度(19)
  1. 安稚星有鱼 转载了此文字
    @墨疏染歌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