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王者荣耀#嗨蝉#

一颗真心……

叶逍寻_殷骨焱也叫三火√:

*借借紫霞的台词。(…)
*ooc属于我。
*嗨氏x貂蝉。我爱嗨嗨!:D
*_by.叶逍寻


――――――――――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我的也是。”


最近紫霞那家伙发呆的时间比以往更长了,甚至偶尔会抱着紫青宝剑笑弯了眼,别提有多傻气了。
当貂蝉再次从剑芒下带走蓝圈儿,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紫霞?你莫不是病了?”
“嗳,你不懂。”
紫霞收回了剑,细细摩擦剑鞘上的纹路。
“我的意中人要来了。”
“何以见得?”
“我的紫青宝剑发出嘟嘟的讯号。”
“…”闻言,貂蝉一时竟不知说何。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


盖世英雄啊…


貂蝉还记得自己和那个有着几分孩子气的家伙初见的时候。
“哇,貂蝉好漂亮啊。”
她听见不过毫寸的玻璃外,那个黑发少年带着惊艳的语调。
“啊…这个皮肤不好看,不好看,还是原版好看。”
异域风情的服饰似乎抓不住少年的目光,不知怎地,貂蝉竟是笑了出来。
有趣的家伙。


后来,一步一莲华。
那片炮火连天的峡谷,粉衣女子一舞倾城。
绝世舞姬。


“圣诞快乐。”
“哇,这个好看!叮叮当!”
少年的夸赞不绝于耳,貂蝉垂眸看了看自己一身红裳,缀着白绒,清脆的铃铛声缭绕,好看的紧。
手中的礼盒包装精致,却从未出现于战场,每每被人问及是钟爱于莲花吗,貂蝉只是笑了笑,不语。
那是只给你的礼物,怎能被损毁。


再后来啊…
[请禁用英雄]
永无休止的被禁赛,貂蝉总是沉默不语的注视着那个少年一脸苦恼的选择其他人,从开局看到结束。
在她的眼里似乎只有那个少年,不曾与其他共禁赛的人交谈片刻。


直到…


“听说今个儿来新人了。”烈酒入喉,李白咂咂嘴感慨好酒,一旁的紫霞揽着紫青宝剑,也不知有没有听李白说话。
“还是个异国姑娘,日本那边来的吧。”顿了顿,李白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背对而立的貂蝉,继而道,“似乎是个…强力法师。”
貂蝉终于动了,微垂了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局终了门锁打开,转了身便离去。


……


“扇子拿稳点,这样丢。”
“被动不能随意浪费。”
“哇,很厉害啊,我大概研究出来出装了…我先去试试!”


归去后,便只听见少年充斥着兴奋的声音,随后就没了身影。
只余红衣的马尾少女。


“你、你好,我叫不知火舞,日本、日本来的,请、请多指教!”
不甚熟练的中文,自称不知火舞的少女有些许局促不安,貂蝉看了她许久,久到不知火舞都腿都要软了,蓦地一声轻笑,不知火舞迷茫的望了过去,却只见貂蝉依旧没什么波澜的表情。
“妾身貂蝉,幸会。”


……


你瞧那少女,英姿飒爽,一代天骄。


多久了?
在这一方天地里看着不知火舞在少年的指引下成长,强大,独当一面的强势。
亦如当年的她。


“我的意中人,是国服第一貂蝉。”


……


“我的意中人,是国服第一不知火舞。”


逐渐被取代。


……


“今天至尊宝来了,不去看看?”
说这话儿的是李白,一直以来的共禁赛形成了一种微妙的惺惺相惜之感。
“可算让紫霞盼来她的意中人了。”
貂蝉似是并未听见般,轻抚手中的礼物盒,不言不语。
李白也不恼,摇了摇头,呢喃着“今朝有酒今朝醉”走远了去。


恍惚间,貂蝉想起了紫霞曾经说。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我的意中人也是个盖世英雄呀…
只不过。
他终究是踩着七色云彩,做了别人的盖世英雄。


叮叮当。
礼盒落地,缎带散开。
空荡荡的盒子。


只给你的礼物。
一颗真心。


“我会穿着你最喜欢的叮叮当,在原地等你回来。”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江海涛。


―END―

评论
热度(127)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