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王者荣耀】你×男/女神小段子

*你×男/女神小段子
*打了好多tag好爽(bu
*若离人不归

「诸葛亮」
你仰视着比你高出一个头的他,眸里失望微微露出。
“我要走了,没什么话和我说嘛。”
他不自然的扭过头:“还回来...吧?”
你似笑非笑,听着他语气中的小心,“当然。”
下一秒你落入他温暖的怀抱,又听得他嘟囔。
“早些回来罢…”
你回抱了一下,随即后退一步:“再见。”

你们都清楚,他爱你,正如你爱他一般都程度。所以再见,当然会再见了。

「李白」
他说,时间也抹杀不了容颜。
可他忘了,抹杀不了的仅限他的青春容颜。
当他看到你双眸愈发浑浊,脸颊爬上皱纹,忍不住用带着哭腔的少年音唤你的名字。
你却只报以于心不忍的沉默。
终是回了他一句:“你不必这样,这是迟早的事。”
“还回来吗…”他垂下眼帘。
“不回来了。”
他蹲下来,在你的轮椅旁。轻声道:
“再见,保重。”
他隐约记得,你还是笑了,如往常一般揉了揉他的狐耳。

转眼又百年。

「韩信」
你想起那晚目送他出征的时候,桃花漫天纷飞,落了一地相思。只是月色铺洒在他的发梢,那夺目的红便也显出几分柔和。
最后你闭上了眼。
他这次不会回来了,你知道,所以你在心底问自己——
真的值得么。
没有人知道,甚至连韩信自己也不知道,你那句爱他是真的,以至于在践行酒中放了连心蛊。若他死去,你也绝无存活之路。
为什么不敢说出心意呐…
似乎,是因为他一句「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
你的呼吸逐渐弱下去。

你即将死去,就在今晚。
————女英雄的分割线—————
「孙尚香」
你忽地凑到她颊旁,飞快啾了她一口。
她露出有些嫌弃的表情,还是揉了揉你的头:“怎么和刘备那鸟一样。”
“嗯...”看着她含笑的眸,你心底生出了不舍,还是说出口,“我要走啦,就今晚。”
她愣住,任由微风拂起她额前的青丝,你伸手替她顺了顺。
毫无征兆的,她红了眼眶,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掉落。你手忙脚乱地抹去,“别,别哭啊……”
“所以刚刚,那是践别吻么。”
你低下头,“算是。”
她突然捧起你的脸,小心如在待一件珍宝。你感觉她轻柔地碰了下你的唇,又飞快离开,蜻蜓点水般。
她便不再看你,“去吧,我等你。”

你走之前最后看了她一眼,小声的承诺被风吹散,“不会让你久等的。”

「王昭君」
北夷的神,是无法在南方久待的。
相比南方的细雨绵绵,她更爱北方下小雪时,雪花融在脸颊的感觉。
王昭君要回北夷去,可你不行。你在北夷染上的病,必须在南方养。

今天的江南格外冷,你抱着她轻轻发抖。她忽然拉起你的手,塞了一块小而冰凉的东西,你摊开手心看,是条冰晶吊坠。
“这是北夷的冰哦。”她难得笑了。
你怔了一下,她像是看出你的疑惑,道:“倾注了爱意的冰晶…不会融化。”
应是不习惯如此直白的表达,一抹绯红飞上她的脸颊,你越看越觉可爱。
“等我去找你。”你将她抱得紧了一些。
她把头轻靠在你肩上,“我可以等你。”

「貂蝉」
她说,“让我再为你舞一曲吧。”
花前月下,你逆光看着貂蝉姣好的身姿在格外巨大的明月下舞动,脑中忽然出现一句诗。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

为何不用“妾身”这个自称?

因为你说,这样太口不对心。
明明是傲慢如女王般的存在,却被形势所迫,低声下气地称自己为“妾”。
这不是你认识的貂蝉,你也不爱这样的貂蝉。

“我可不是你想爱就爱的。”
当初你表露心意的时候,她这样回答,只报以冷笑。
你愣了一下,“我爱你不也是我自己的事。”
“你这样不好,”她挑起你的下巴,似笑非笑,“要学会弱势。”
你皱眉,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貂蝉正欲挣脱,你却先一步擒住她的唇,两舌交缠,她只淡淡看你。
你忽然觉得头晕,失去意识前听她言:“后会无期了。”而后留与你一个背影,再不启唇。

TBC?还有想看的可以和我说哒,能写就写w

评论(6)
热度(31)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