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叫安安就好QUQ
女神貂蝉.安琪拉.孙尚香.小乔.
男神韩信.吴邪.金.黄少天.
杂食动物 目前主混农药/全职坑
喜爱all信,亮all,all蝉.
偏爱邦信,约策,香安,香乔,双乔,荼岩,朋我,瑞金,喻黄,叶黄.
【瑞金/嘉金/雷安/喻黄/叶黄】不逆不拆
(((((((天雷格瑞和嘉德罗斯cp!!!!!!!!!))))))
最近沉迷全职里的黄少天x

安稚星

【邦信】一半(有点虐.)

*梗源自空间看到一个女孩的故事,觉得很适合邦信就拿来写了,不知道笔者是谁就没要到授权,侵删。
*bgm薛之谦的一半
————————————
「晚安。」
他慢慢打完那个句号,带着一丝自己都难以发现的期待按下发送。

01:14--言重:
晚安。

手机屏幕渐渐暗下去,他阖上眼。
脑海里全是刘季。桃花眼上扬的弧度,挑眉勾唇的模样,还有映在他眸子里,自己的火红。

他又睁开眼,逃避一样。手指却诚实地点开刘邦的朋友圈。
一片空白。
啊,他差点忘了,刘邦不发朋友圈。
自虐似的,他又点到刘邦的QQ,踌躇了一会,终于点进空间。

「主人设置了权限,你可以申请访问」

他慢慢笑了,笑的可惨,却没哭。放下手机后他想自己需要好好睡一觉。
然而事实似乎就是这样讽刺。睡下不久后他又拿起手机看了看。
重复,循环。

你还在等什么啊?
他在心底这样问自己。
你还有什么可以等的,韩信。

这个晚上他醒了七次,第七次的时候天亮了,泛着鱼肚白。他捂住嘴,细微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想他绝不为刘邦这个人渣再哭了。
他洗漱好,吃了早餐,在沙发上干坐着发呆。
空空的,好像少了什么。
不过是少了那个人揉他的脸逗他笑对吧。这有什么。

于是韩信拖着行李箱揣着一百块,坐了十几个小时的大巴来到刘邦家外面的一条路口。人潮拥挤,天色昏昏暗暗的,韩信也不知道谁在推他踩他,心里的迷茫已经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他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看,刘邦在中午的时候回了他。

14:33--安邦:
昨天和女朋友分手了,没看到。过几天来我家么。

他扯了扯嘴角。

17:21--言重:
真巧。我女朋友昨天和我吵架了,现在我在你家楼下。

他眉目淡淡,步伐缓慢,像是在做什么很庄重的决定。
但是大概,备胎是没有选择的吧。

早在第一次付给刘邦的时候,刘邦那句老司机,就注定他这辈子都和刘邦不可能了。

楼梯很长很长,他慢慢的走,慢慢的想。
第一次见到刘邦是在酒吧里,一群人互不相识的人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刘邦输后一口气喝掉了两瓶伏特加。
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醉醺醺的刘邦桃花眼一瞥而过,韩信就把心丢出去了。

结束游戏后他去找刘邦要电话号,刘邦却像是喝过头了,神志不清却可怜兮兮的说:
“我没带身份证,你可以收留我一晚上吗?”

韩信眨了眨眼。
第二天刘邦醒的很迟,只是韩信为他准备的早餐还放在桌上,连带盘子都冒着热乎乎的气。

后来他们经常一起去酒吧玩真心话大冒险,再一次韩信醉的满眼朦胧的时候,这样问刘邦:“你想睡我吗?”
刘邦还是挑着桃花眼,“我都这样了,你觉得我想睡你吗?”
“因为什么想睡我?”
“每次和你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你一输就低头抿唇,可怜的可爱。”

韩信笑了,他继续问:“你睡过很多人吧?”
“你不也是吗。”
“…是啊。”韩信想说他没有,然而他没有说出口。
刘邦单手托腮像是在回忆,“睡过不下五十个吧,都是姑娘,你是我第一个想睡了的男人。”

“那我岂不是荣幸之至。”

韩信就这么给刘邦在酒店睡了。翻云覆雨后他洗了澡,坐在床沿边点了支烟,看着落地窗外车水马龙的繁华。
他想,这个城市真空啊,和他的心一样。
刘邦刚洗完澡出来,看到韩信熟稔的抽烟姿势后笑了,“你也喜欢事后烟啊,老司机。”
他一下摔在大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对韩信喊:“过来。”
韩信回头就看到刘邦对自己敞开的怀抱,没犹豫就爬过去,和刘邦相拥而眠。
那天晚上下暴雨,一直打雷。韩信浅眠,一下就醒了。而刘邦睡得死,韩信醒了几次都看见刘邦一直把自己搂在怀里。

他当时想,惨了,自己可能出不来了。

再后来,就到了现在。

楼梯终于走完了,韩信想。

“刘邦?”他不轻不重的敲着刘邦家门。
过了好久刘邦才来开,扑面而来便是一股浓重的酒气,刘邦双颊通红,浑身狼狈不堪的,对他笑了笑。
韩信微微蹙眉,他洁癖很严重,还是扶着刘邦没嫌弃的进到屋里。差点被酒瓶绊倒几次,他安顿好刘邦便把刘邦家里收拾了一会。
刘邦眯着眼看到韩信的背影,忽然出声,带着调笑的意味:“你这样,嗝真像我妻子。”

韩信愣了一下,没理他,看似在继续收拾,思绪却已经飘到天边去。
他想起上次和刘邦做爱的时候,刘邦也是这样醉醺醺,做完之后他伏在刘邦耳边轻声说:“我们在一起好吗?”大概是感觉痒,刘邦侧过脸,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那就当做是答应了哦?
他在想,要是刘邦也爱他就好了,那他们以后可以去海边看日出日落,潮涨潮退,不过在家里也可以看日出日落……

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像个小丑。

他们最后还是做了,当然是刘邦要求的,还以自己醉了没力气为借口让韩信动。
韩信做完好累好累,他用手臂挡住眸子,问刘邦:“我们要一直这样吗?”
“只要你想,我们可以这样一辈子。”刘邦轻笑,声音低沉。
韩信就问他你不娶妻吗,刘邦说你又不是我妻子,炮友和老婆哪能一样。

于是韩信才明白,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

“那我走吧,我累了。”
他这样说着,爬起来穿好衣服,不顾酸痛的腰和下体还未清理而留下的精【QAQ】液。
刘邦也没拦,只说了句注意安全,以后我去你家。

韩信顿了顿,最后没说什么。
可他在刘邦再说要和他做的时候,都以自己工作有事拒绝了。

韩信以为这样刘邦就会在自己生活里淡化,最后甚至别人提起刘邦他都可以无动于衷,然而他高估了自己。

有一次他和新上司相谈甚欢的时候接到刘邦的短信——我要结婚了,可能没机会再去你家了,有点可惜啊。

瞬间他泪流满面。
韩信很慢很慢的打出了你不是说要睡我一辈子吗,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祝你幸福。」
韩信回他。

END或者TBC?
想看he还是be

评论(26)
热度(50)
  1. 我叫手速安稚星 转载了此文字
    安若绾珺

© 安稚星 | Powered by LOFTER